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铮铮铁骨干革命 碧血丹心留青史
  • 记庄少萍烈士
  • 2016-04-12 来源: 作者:林 婷
  •   庄少萍,19139月生,福建龙海人。1932年参加革命斗争,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闽南特委的地下党员,参加了闽南革命根据地的土地革命斗争和反“围剿”斗争。抗日战争爆发后,受命留在闽南从事抗日救亡活动。1945年抗战胜利后,前往香港,在中共南方工委从事地下革命活动。19498月回到厦门,沟通南方工委与厦门地下党组织的联系。19499月中旬,在厦门大学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捕。是年1016日厦门解放前夕,在厦门第二监狱被敌军统特务绞刑杀害,牺牲时年仅37岁。

        坎坷经历 投身革命事业

      1913915日,正值农历中秋佳节,福建漳浦县一户农家迎来了新生的婴儿,这个男婴就是庄少萍。庄少萍亲生父母都是淳朴善良的农民,常年以种田为生,收入微薄却要承担国民党政府摊派的各种苛捐杂税,生活可谓举步维艰。庄少萍的出生无疑给这个家庭带来更多的经济负担,万般无奈之下,父母只好忍痛割爱将出生仅7个月的庄少萍送予龙海石码一户庄姓人家。养父母膝下无亲生子女,将他视为己出,寄予无限希望。庄少萍自幼聪明懂事,养父母节衣缩食,下定决心要把他培养成材,送他到镇上最好的私塾念书。年幼的庄少萍深知养父母终日操劳的辛苦,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刻苦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正当庄少萍享受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因家道中落,养父母无力供养他继续上学,年仅13岁的他不得不含泪离开学校。庄少萍辍学后到石码“千家需”等店当学徒赚取微薄的收入,以减轻家中负担。当学徒那段日子,庄少萍备尝各种艰辛,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薪水却少得可怜,还时常遭到老板的呵责打骂。由于家境变迁,生活贫困,庄少萍过早地饱受了人间的辛酸,当学徒这段特殊经历使他清楚地看到旧社会的黑暗与不公,从而造就他坚强的个性和侠义的心肠,年少就具有强烈的反抗精神和要求变革现实的愿望。

      19271月,中共闽南特委在漳州成立,大力开展学生运动和工农运动,一时漳州、石码、海澄工农运动风起云涌。年少的庄少萍看到石码工人们在共产党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二五加薪”和实行“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在潜移默化中受到革命的熏陶。1932420日,中央红军东路军攻克漳州。消息传来,庄少萍兴奋地说:“太好了,我们的苦日子终于要过去了。”此时红军进漳后除了广泛开展抗日宣传,还积极扩大红军队伍。闽南党组织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在中央红军的指导和支持下成立了闽南工农革命委员会,紧密配合红军深入开展扩军工作。红四军政委罗瑞卿和工农革命委员会同志一道上街下村,宣传发动群众参加红军。庄少萍亲眼目睹红军每到一处就发动群众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废除苛捐杂税和高利贷,烧毁地契、债据,保护人民群众,真切感受到共产党是一心为民的好政党。他满腔热血报名参加红军,还积极动员亲朋好友一同报名参加红军。在红四军进驻石码期间,庄少萍认真书写了自传及入党志愿书,递交给党组织,申请入党。中共党组织同志向庄少萍提出要求:“参加共产党是很危险的,可能被捕,被杀头,要做好牺牲的准备。”庄少萍内心十分激动,毫不犹豫地说:“我不怕牺牲,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庄少萍在递交入党申请书后,就积极参与红军的抗日宣传、扩军筹款活动。庄少萍作为中共闽南特委的地下党员,还参加了闽南革命根据地的土地革命斗争和反“围剿”斗争。1934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他继续留在闽南游击区坚持革命斗争,参加了闽粤边区三年游击战争。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闽南红军游击队编入新四军北上抗日,庄少萍受命留在闽南继续从事抗日救亡活动。

        辗转各地 播撒革命火种

      1940年,庄少萍受党组织派遣,到重庆大学开展学运和工运工作。他以重庆大学学生身份作掩护,深入学生中开展学运工作,做了大量的思想启蒙工作,培养了一批积极分子,为发展该校的党组织、建立党支部准备了思想条件和骨干力量。同年秋,重庆大学地下党创办工友夜校,这是传播进步思想、向工人灌输共产主义的好形式。庄少萍还到工友夜校作联络工作,并担任夜校教员。这在当时是艰苦而危险的工作,随时可能被国民党特务怀疑并逮捕,但他毫无畏惧,积极投入到斗争中去。他上课认真负责,在讲课中向工友们灌输阶级斗争的知识,用简单易懂的事例说明资本家是如何靠剥削工人致富的,引导工友们认识到工人阶级只有团结起来进行艰苦斗争才能得到解放。庄少萍在讲课时善于结合当时工友的思想认识,深入浅出,深受工友们的欢迎。由于庄少萍为人亲和,没有一点架子,工友们很快就把他当作知心朋友,喜欢找他促膝长谈。正当庄少萍全身心地投入到学运和工运工作时,他的一举一动引起国民党当局的密切注意。1943年庄少萍被军统列入通缉黑名单,不得不从重庆避难回乡,在岳母家防空洞中蛰伏了2个月。待风声稍逝,庄少萍在家乡龙海紫泥大沙洲村创办“华生农场”并在石码新行街、厦门海口设立附属机构“华生水果行”,以此为联络据点进行党的秘密工作。而此时,日寇已将罪恶的黑手伸向漳州一带,面对日机的狂轰滥炸,庄少萍难抑内心的愤怒,毅然组织榜山、江东和紫泥乡民们成立“江东抗日游击队”以迎击日寇随时入侵内地的可能。期间他曾率领抗日游击队潜入到厦门、鼓浪屿进行抗日活动,还从鼓浪屿日本人手中缴回一把日本关东刀。

      1945年抗战胜利后,庄少萍在石码组织成立了码头工会,分发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小册子,还曾经为维护码头工人的权益举行过300余人的罢工。1947年间,南京宪兵司令部发出对庄少萍的追捕令并送达龙溪警署,幸有内线通报,他连夜出走,经中共南方工委安排赴香港工作。抵达香港后,庄少萍与香港地下党员陈文基取得联系,地点位于香港干诺道一间福建商行(是当时香港与福建地下党的秘密联络地点)。在陈文基的安排下,庄少萍化名宗守诚,在香港一家轮船公司工作,以海员身份为掩护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494月的一个晚上,庄少萍在香港码头候船室偶遇少年卢冬①,在以后接触中,庄少萍慢慢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卢冬深情地回忆道:“初次见到宗大哥(指庄少萍),他身穿一件白衬衫,搭一条深色的长西裤,神态很和蔼。那晚我们聊了很久,分别时宗大哥还特意留下地址,叮嘱我有空去找他。”在卢冬的印象里,庄少萍是个正直善良、勤奋刻苦的人。庄少萍曾热心帮助一位素未谋面的失业青年找到一份工作,解决了温饱问题。这件事使卢冬切身感受到社会的人情冷暖,更乐意与庄少萍交朋友。第一次登门拜访庄少萍的情景,卢冬仍记忆犹新,“那天宗大哥正伏在桌前写作,见到我来了他很热情地招呼我坐下看看书。在他的书桌前,我第一次见到了许多进步书籍,如延安的整风文献、毛泽东的著作等。除了书籍外,我还看到许多装订成册的简报,大多是从香港进步书刊上选出来,分门别类贴在大本旧画报上。我阅读这些书籍,慢慢受到革命知识和革命理想的教育。”在庄少萍家里,卢冬也亲眼目睹了许多香港进步青年聚集在一起热烈讨论革命工作事情,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了革命熏陶。这些进步青年在庄少萍的影响下,纷纷离开香港到国内参加革命,有些人甚至在家人不同意的情况下选择不告而别。

    临危受命 迎接解放曙光

      19497月底,庄少萍接到中共南方工委的命令,复回厦门做迎接解放的准备工作。接到任务时,庄少萍难掩内心的激动,“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国做革命工作了。”但他深知,此行危险困难重重,随时可能会牺牲。从香港返厦前夕,庄少萍写信告诉妻子:“为了民族和多数人的幸福,我准备要牺牲自己的生命。”在那恐怖的日子里,当许多人纷纷避至香港时,庄少萍却义无反顾地衔命返乡。同年8月初,庄少萍动身离开香港,陈文基和卢冬到码头送别。临别前,庄少萍紧紧握住卢冬的手说:“将革命进行到底!”这句话令卢冬终身难忘,成为他回国继续参加革命工作的动力。

      回到厦门后,庄少萍以华声通讯社记者的身份,成立并领导了“五四小组”展开工作,成员中包括张人希、郑静安等知名进步人士。他曾多次组织人员从龙溪赴厦门联系船工,察看地形,为迎接解放做好充分准备。此时厦门形势十分紧张,国民党的京、沪、杭警备司令汤恩伯与特务头子厦门市警备司令毛森狼狈为奸,大肆搜捕厦门的地下党员、爱国人士和进步学生。面对白色恐怖达到极点的紧张局势,不少人劝庄少萍暂避一下,妻子林守准也苦口婆心地劝他回内地避避风头,但庄少萍断然拒绝。他坚定地说:“你跑了,我也跑了,那谁来工作?人民何时得以解放呢?”为了人民解放事业,庄少萍始终将生死置之度外,冒着生命危险坚守工作岗位,还通过敌军警备司令部的内线关系,安排了大批受到敌特追捕的地下党员、爱国人士和进步学生转移到晋南同(晋江、南安、同安)游击区和香港。

      随着解放战争形势迅猛发展,福建省已接近全境解放,国民党残余势力,已临苟延残喘,厦门地下党正配合游击区的同志,进行迎接解放厦门岛的准备。就在这个黑暗即将过去,曙光正在前头的时刻,国民党残余势力,犹如疯狂的困兽,对厦门地下党进行了一次全市性的反革命大逮捕。19499月中旬,庄少萍在厦门大学执行任务时不幸被捕。面对凶恶的军警,他义无反顾踏上敌人军用吉普,惟一使他感到遗憾的是,他还有许多工作没有完成,还有许多事情没来得及对同志们作交代,他还惦念着年轻的战友们是否来得及离开……

      为了从庄少萍口里套出厦门地下党组织的秘密,国民党反动特务想尽了一切办法。国民党反动特务先是以高官厚禄诱惑他,妄图使他吐露党组织的秘密。庄少萍投以轻蔑的眼光,义正言辞地拒绝敌人的诱惑。恼羞成怒的敌人决定对他施以酷刑,包括“老虎凳”“灌水”“吊打”“电刑”等。“老虎凳”是将犯人捆绑在一条窄小的长凳上,上下身成90度直角,腿伸直,脚跟放在凳的另一端、两手向左右平伸,手臂扭转,手掌向上,手腕缚在背后横置的梯子边上。大腿近脚踝处用粗绳跟凳子一起缚住,脚腕用绳联起来,然后在脚跟塞砖块。每填一块砖都必须用一支长的铁棍,由两个匪兵抬起脚胫。每一抬便是一阵痛直上肺心,以至全身麻木,匪徒们再用一支六角形的铁具在脚径直猛滚。匪徒们便是用这样严刑给庄少萍上过“老虎凳”,用六角尖铁在小腿骨上磨。庄少萍是铁铮铮的汉子,以顽强的毅力顶住了一次又一次酷刑,忍受着非人折磨,始终守口如瓶,绝不泄露党组织的秘密。敌人想从庄少萍口中找到地下党组织线索的妄想破灭了。敌人的威胁,丝毫未能动摇庄少萍对党对人民的忠诚,匪徒们的严刑酷打也没有吓倒“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坚强战士。每次受刑后,遍体鳞伤的庄少萍仍与同牢难友谈笑自若,敌人不在时,他还与难友们轻哼《黎明快来临》《跌倒算什么》等革命歌曲,以互相鼓舞斗志,表现了他们视死如归的革命气节。

      19491016日,随着解放大军枪声的逼近,敌人狗急跳墙,终于向革命者下了毒手。杀人魔王毛森和他的爪牙们,把庄少萍和其他革命战士们一个个叫出来,拍拍他们的肩膀,假仁假义地说:“今天要放你们出去了,把行李带出来吧。”谁知竟被缚住了手脚,蒙住了眼睛,然后用条索子套住颈顶,硬硬地绞紧而死。党的好儿子,忠诚战士庄少萍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壮烈牺牲了,此时距离厦门解放仅仅两个小时。

      接到庄少萍惨遭杀害的噩耗后,庄少萍的养父母哀叹道:“完了,完了,咱家的中梁柱折了!”不到一年时间,养父母在对儿子的过度思念中相继过世了。庄少萍的妻子林守准强忍心中的悲痛,吃了很多苦,独自将两个年幼的孩子抚养长大。大儿子庄燕南从厦门大学研究生毕业后便留校任教,现在美国定居;次子庄燕北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原本林守准女士已移居美国,享受天伦之乐,可她始终放不下对丈夫庄少萍的思念,97岁高龄的她不顾儿孙们的苦苦挽留,毅然回国,回到她与丈夫曾经生活过的老屋。每天下午,她总会沏上一壶茶,坐在院子里静静地等待她丈夫回来,院子里那株玉兰花开,花香沁人心脾,她幻想着某一天下午,丈夫庄少萍轻轻敲门问道:“守准,我回来了!”然而她知道丈夫已经永远不会回来了……

      庄少萍烈士的一生是短暂的,但他对党和人民忠心耿耿,对革命真理坚信不移,他为党和人民的解放事业日夜奔波,经受了地下革命工作的严峻考验,他忠诚于党的崇高品德和坚贞不屈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1949年厦门解放后,中共厦门市委和市人民政府正式认定庄少萍为烈士,以纪念他为革命捐躯的献身精神。

     

      注释:

      ①卢冬:广东省离休干部,16岁时在香港偶遇庄少萍,结成一段革命情谊。他曾参加解放广东和抗美援朝战争,据他回忆,“我一生所走的道路,是庄少萍所指引的。无论经历多少坎坷,都难以动摇庄少萍留给我的遗言‘将革命进行到底’。”

     

      (作者单位:中共龙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