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人物春秋 > 正文
  • “严是爱,宽是害”
  • 追忆皮定均司令在漳浦前沿治军二三事
  • 2017-06-27 来源: 作者:庄振基
  •     随着岁月的流淌,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漳浦前沿服兵役的退伍老兵现今也有七八十岁高龄了。每逢战友聚会,回忆当年在军营的往事,总会讲起1962年紧急战备时,军区皮定均司令员到月屿山阵地视察那些严格治军、严于律己的故事。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大陆连续三年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盘踞在台的蒋帮蠢蠢欲动,叫嚣反攻大陆。19624月,我所在部队三十一军守备八十九团三营通讯排,紧急备战动员后,立马随营部从深土山头圩营区拔营上月屿山阵地扎寨。同时上月屿山阵地扎寨的还有该营十一连。上阵地十来天后,为加强连队战斗力,我从营部通讯排下到十一连新组建的机炮排当炮兵。

    月屿山方圆二三公里,主峰高二三百米。山中有闽台民间传说中宋名将杨文广平闽十八洞之一的蝙蝠洞。月屿山正面二三公里处是波涛汹涌的台湾海峡,山与海之间是平缓的开阔地,宜于大兵团登陆作战;山背后有条贯穿龙海、漳浦、云霄、东山、诏安五县沿海的战备公路;跨越公路的正面及两侧是绵亘迭嶂的灶山等群山,利于藏兵,利于“建立游击走廊”。守备八十九团的防线从龙海的镇海古城到诏安宫口一带,有200多公里。据说,八十九团称全军第二大团。八十九团前身是东山保卫战守卫东山岛的公安八十团。三营的防线是从月屿山左侧东北方面的莲花山至月屿山右侧西南方向的六鳌半岛,近30公里,是蒋帮反攻大陆登陆点选点之一。防线上有6个连队扼守前沿6个山头,月屿山居中。6个山头上,炮火交叉成火力网。各个连队的战斗任务:打击进犯敌人,坚守阵地;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共存亡。记得当年,连队要求每一位战士在军装上衣胸前的背面用自来水笔写上自己的名字、籍贯、血型及所在连、排、班。战士们心里清楚:这是战时为伤员输血和战后识认尸体做准备。

    连队自4月中旬登上月屿山阵地后,就在营、连首长指挥下日夜争分夺秒抢修工事,挖战壕、挖防空防炮洞、挖坑道。6月的一天,听说上级部队首长要上月屿山视察阵地。事后方知是军区皮定均司令来视察。隔天,连队在阵地上召开指挥员参加的会议。会上,兰许昌连长(籍贯广东大埔)通报皮司令视察的情况。

    兰连长说:皮司令上月屿山阵地视察,说明我们脚下阵地所处战略位置的重要性,说明连队每一位指战员肩上担子千斤重。皮司令对连队上山两个月来的战备工作予以肯定。说成绩不讲跑不了,问题不讲不得了。皮司令批评连队没有牢固树立“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作战思想。指出阵地上有的军事设施建设没达到实战要求。如防空防炮洞,皮司令在洞上面用脚一跺,洞顶掉土。打起仗来,还没看到敌人,敌人飞机一炸,炮一轰,不塌陷才怪。

    兰连长说,皮司令讲述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和24军官兵一起冒着寒冷饥饿,严格按照实战要求,在冰雪地里筑牢工事,深挖防空防炮洞、坑道,顶住了敌人的飞机大炮一次又一次的狂轰滥炸,避免、减少官兵伤亡,达到保护自己,不辱祖国人民的使命,打败了敌人。皮司令说“从实战出发,从严带兵。严是爱,宽是害”。

    兰连长为此作了自我批评:没从实战出发,从严要求连队,做到平时多流汗,深挖每一个防空防炮洞,如果仗一开始打,敌人狂轰滥炸,洞塌陷,人受伤流血、牺牲,是害了战士。

    此时,阵地上鸦雀无声,只有从大海传来的阵阵涛声,犹如警钟声在阵地上萦回。

    兰连长说,皮司令发现第二道战壕里有大便,狠狠地批评兰连长:“连长怎么当的?”当场命令兰连长用双手捧大便到战壕外掩埋。皮司令说“阵地是战士的家”,责怪兰连长没教育好战士“以阵地为家”。兰连长说,皮司令骂得对,用双手捧大便到战壕外掩埋,自己没半句怨言;自己会铭心记住教诲,带好连队,建设好阵地,以阵地为家。

    兰连长哽咽了。有的战士两眼挂着泪珠。这岂是皮司令视察阵地后的通报会?是连队再次紧急战备动员会。指战员群情激昂,班、排长,还有战士纷纷表决心:决不辱使命,全心全力投入紧急战备的备战中。

    皮司令对自己的要求也十分严格。皮司令一行视察月屿山阵地后和吕团长一起回旧镇团部机关食堂用午餐。当吕团长带皮司令踏进团部机关食堂临时开设的小灶餐厅要用餐时,皮司令看不见警卫员等人,便狠狠地责骂吕团长:“搞特殊的饭菜,不吃。”转身甩手走出小灶餐厅,带着警卫员等人到团部驻地山头西边半山上闽南最大的花生油压榨厂参观。平时,吕团长只听说“皮司令下基层,从不准搞特殊优待”。此回,眼见为实,当场受到了皮司令的责骂。待机关食堂饭菜准备好,吕团长到油厂找皮司令等人回食堂用餐。

    皮司令官越大,骂人愈狠,但从不骂士兵。

    皮司令常云:“子不教,父之过;兵不教,官之过。”这句话就是他的带兵之道。

    随着备战工作的扎实进展,皮司令上月屿山阵地视察的那段严格治军,严于律己的事儿,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在全团指战员中传开。全团指战员也更进一步了解,1955年全军评衔时,毛主席亲笔批示“皮旅有功,由少晋中”的缘由。

    皮定均,1914年出生于安徽金寨,14岁参加革命,15岁入党,参加第一、二、三、四次反“围剿”及二万五千里长征。1944年,日军集中兵力,开始向正面战场河南进攻,皮定均组织豫西游击队强渡黄河,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经过半年的努力,建立2个专署,10个县级政权和10个抗日独立团5000人。194510月,豫西游击队被编成一纵一旅,蒋介石军队对中原地区“围剿”未能得逞,又以50万兵力进攻中原解放区,皮定均任一纵一旅旅长,带领部队“千里逐鹿中原”,粉碎了10倍于己的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到达苏皖解放区,胜利地完成党中央赋予的掩护全军向西突围的光荣任务,又参加孟良崮战役、莱芜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1952年奉命带24军参加抗美援朝。1953年朝鲜战场还在打仗,皮定均奉命从战场上回国,到福建前线任福建军区副司令员,后调任兰州军区司令员。1976年初又调回福建任福州军区司令员。

    人人都说:强将手下无弱兵。

    老战友们说:当年在皮司令麾下当兵,心里踏实、荣幸。

    皮司令视察月屿山阵地的事儿,距今已有55个年头。1976年夏在东山岛举行大规模合成军演,皮司令任总指挥,77日皮司令到东山岛途中,因气候差,直升飞机撞上漳浦前沿580米高的灶山(丹山),直升机失事,皮司令等人不幸遇难,至今已有41个年头。

    天无情,人有情。又在一年一度雨纷纷的清明时节,我在怀念皮司令的泪水中写下《“严是爱,宽是害”》一文,献给长眠在灶山山麓的皮将军。

    “严是爱,宽是害”。将军教诲,温暖一生。

    (作者系中共东山县委党史研究室特约编辑、县国土资源局退休干部、原解放前线报社通讯员)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