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光辉历程 > 正文
  • 难忘的战斗岁月
  • 参加抗美援朝第二、五次战役的经历
  • 2016-04-12 来源: 作者:庄世忠
  •   今年,我已90岁。60多年前参加抗美援朝第二、五次战役的经历至今仍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中,不时在我眼前浮现。

      19494月,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在部队是第三野战军205817437连。参军伊始,我就参加了渡江战役和解放上海的战斗。同年5月,上海解放后,我所在的部队驻扎吴淞口练兵。训练的主要科目是游泳,以备参加解放台湾的战斗。1950626日,美国侵略者发动侵朝战争,把战火燃烧到鸭绿江边。同年10月,我们部队从吴淞口乘船过海在山东上岸,驻扎在曲阜一带。1029日,朱德总司令亲自为部队作入朝作战动员报告。战前动员后不久,部队来不及换冬装就于1123日开拔,乘火车昼夜兼程赶到鸭绿江边某地集结。隔天,趁着夜幕跨过鸭绿江,赶上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1950117日至1224日)。那时候,朝鲜主要交通要道、战略要地、城市均被美军占领。白天,我们行军中,敌人飞机在我们头上飞,狂轰滥炸。晚上,敌人打照明弹、开探照灯,指引敌机轰炸。我们部队走小道、山道,利用夜幕打奔袭战,攻占敌人山头阵地。天亮,敌人飞机对我阵地轰炸,我们在地面上组织反攻。志愿军们用鲜血、生命夺取敌人占领的一个又一个山头,一个又一个阵地。

      在第二次战役中,我们部队战士不但时刻面对战场上生与死的考验,还要面对装备落后、后勤供给不足和冰天雪地等不利环境。我所在7连是步兵连,有一个炮排,仅3门“六○”炮,3个班,11门。刚入朝作战,我是其中一个“炮班”组长。敌人则有现代化武器装备,地上坦克、大炮,天上有飞机。我们一天三餐吃土豆,一餐只有两三个土豆。入朝时,虽然身上背有可吃六七天的大米,但打仗来不及煮,待到第二次战役结束时,竟还余有少量米。没水喝,就抓一把雪往口里送。敌人则三餐吃罐头。我们在冰天雪地里穿着单薄的夏装,晚上就睡在雪地上,连里一位江西籍士兵被饿冻死。敌人则睡觉有毛毯、睡袋,冷了还烧油取暖。当时我们空投的装备、衣服、粮食,多数落在山脚下。白天我们下山搬抬时,敌人就对我们开枪、打炮,甚至用飞机轰炸。虽然我们的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都远远比不上美军,但我们勇敢杀敌,步步走向胜利。元旦前,我们部队已把侵略者赶出平壤,把朝鲜的首都夺回。第二次战役在新的一年到来前结束。第二次战役结束后,我们部队进行休整。战斗中,我的脚受了冻伤,休整时驻在朝鲜老百姓家中,得到老百姓和部队战友的精心护理和照顾。冻伤还未痊愈,第五次战役(1951422日至610日)就打响了。

      短暂休整,我们部队的武器装备、后勤补给等方面有了一些改善。第五次战役中,我军采取“赶鸭子式”战术。我们每个战士准备打五六天战的弹药、粮食,轻装上阵。战斗一打响,就猛冲猛打猛攻,很快夺取敌人占领的许多阵地。敌人被打怕了,到后来干脆一开打就丢下阵地掉头逃跑。待打过三五天,看到我军子弹快打光、粮食快吃完,便回转过来用机械化部队穿插反攻,抢占我们已攻下的山头阵地。“敌变我变”,我们在攻下的山头阵地留下一定兵力把守,其余部队“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很快打到“三八线”。在一次攻山头的战斗中,营长打电话给我门连长,说8连进攻受阻,伤亡大,要我们7连的“六○”炮排支援。当我们扛起“六○”炮筒、炮座、炮弹冲出掩蔽处要去支援兄弟连队时,冲在我们前面的另一个班的班长黄天送被敌人的炮弹炸中,当场牺牲。我们班在黄天送班后面,没人受伤。在另一次战斗中,我的手、脚被敌人扔来的手榴弹炸伤。战友们把我抬到隐蔽的地方等待救护车。后来,救护车把我及其他重伤员送回祖国治疗。我受伤的手、脚动过两次手术。

      由于伤病的原因,我没能和战友们一起在朝鲜战场上战斗到抗美援朝最后胜利的时刻,至今想起仍不免遗憾。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的战友们和那段为国征战的光荣历史。

      (本文由东山县离休老干部庄世忠口述,庄振基整理记录)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