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光辉历程 > 正文
  • 洋尾溪与闽南革命斗争
  • 2017-06-28 来源: 作者:唐秋根
  •  

    洋尾溪,解放前隶属于南靖县管辖,有三条道路通往周边地区:东北方向,可通往芒里、上坪、浮山、东头、九湖、漳州;正南方向,可通往漳浦境内长桥、石榴、象牙、山城,直至云霄;往西方向,可通往平和境内的三坪、山格及南靖小南坑、船场等地。相对于周边丘陵密布、山高林密的地形而言,这里交通还算便利,这对于战争年代我党开展游击战争、开辟农村根据地较为有利。

    193010月,在中共闽南特委遭到敌人破坏,特委书记何德顺不幸牺牲后,1930年冬天,福建省委派陶铸到漳州担任特委书记,恢复闽南特委工作。当时在王占春、李金发领导下的漳州南、北乡工农运动和秘密武装斗争发展很快,于是,陶铸就对分散在南、北乡的工农武装进一步加强领导。1213日,陶铸代表闽南特委宣布,在南乡正式成立了一支20多人的红军游击队——工农红军闽南游击队第一支队,队长王占春,政委李金发,参谋长冯翼飞,政治部主任谢少萍。至1931年下半年,游击队先后开辟了九龙岭西侧山区、南靖洋尾溪一带、平和三坪一带、漳浦小山城一带等沿边农村,作为游击队活动区域。陶铸代表特委随游击队行动,加强对部队的领导,闽南武装开始由小型的农民武装转向正规的红军游击队,并立即开展游击战争,实行土地革命。

    1931325日,设在厦门鼓浪屿的福建省委秘密机关突然遭到敌人的破坏,一些领导同志被捕,先后牺牲。7月,党中央决定福建省委暂不恢复,改设福州和厦门两个中心市委。12月,邓子恢接替陶铸任漳州特委书记。到漳后,邓子恢传达上级的指示,指出闽南游击队存在单纯军事主义观点的危害性,强调在农村要发动劳动人民,提高阶级觉悟,团结起来,形成新的有觉悟的政治势力,征服封建反动势力,以改变农村阶级力量对比。在邓子恢的领导下,漳州中心县委和游击队及时纠正单纯军事主义观点,做出“化整为零、分开活动”的决定,分三路行动(其中,王占春就以洋尾溪的戏班子唱戏为掩护,与其堂哥王却车等人秘密深入洋尾溪周边地区开展群众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游击队发展到100多人。

    此前一个时期,主要敌人是当地地主武装(反动民团)及盘踞在泉州、漳州的地方军阀陈国辉部,之后是张贞率领的盘踞福建多年、往返闽粤两省驻防的国民党陆军第49师。

    1932420日,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东路军打败张贞49师,攻克闽南重镇漳州。424日,红军第三军进驻漳浦,积极发动漳浦人民开粮仓、分浮财。红三军还派出分田工作队在小山城、洋尾溪等村开展分田斗争。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中央红军在528日撤退前,留下一批连、排、班的骨干大约三四十人(后来因语言不通,红军撤退时跟着走,剩下一二十人)和数百支枪支,帮助闽南游击队整编和开展游击战争。5月下旬,在中央红军的指导和帮助下,闽南红军游击队在漳浦城关城郊整编,由邓子恢宣布正式成立中国工农红军闽南独立第三团(简称红三团),冯翼飞任团长,王占春兼任政委(已在427日任闽南工农革命委员会主席)、尹林平(中央红军留下的唯一一个连级干部)任副团长、谢少萍任政治部主任,蔡协民任总指挥,全团共分编5个战斗连,近800人。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邓子恢随红军撤回中央苏区,担任财政部长。在闽南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邓子恢带领漳州中心县委,开展有声有色的群众运动,尤其是在19322月,组织发动靖和浦边区群众抗缴张贞的“飞机捐”、限制米价和借谷斗争,进而开展分谷、烧契约、分田,实行土地革命,至红军攻克漳州时,已初步建立起以小龙岭、小山城为中心,纵横百里,包括洋尾溪、欧寮、三坪等地的靖和浦革命根据地。

    中央红军刚撤离漳州几天,61日,张贞残部立即从云霄、诏安卷土重来,配合几个反动民团向根据地大肆进攻,靖和浦地区因此停止分田工作。612日,王占春在一次战斗中牺牲,623日,冯翼飞在同敌人激战中不幸牺牲,红三团遭到重大的损失。副团长尹林平也受伤,转到厦门医治四五十天后,回红三团当团长。

    1933年春,进驻闽南并改编张贞余部的国民党十九路军开始对游击队和根据地发动进攻。经济上,敌人禁止米、盐、肥皂等日用品进入游击区,军事上,强迫群众组织守望队,配合地主武装、反动民团组织开展进攻,妄图消灭共产党和红三团。

    在此情况下,漳州中心县委和红三团只有打出外线,向外发展,开辟新区。漳州中心县委机关搬到南乡龙虎庵,发动群众,把十九路军组织起来的守望队变成保卫县委机关的“白皮红心”的赤色组织。4月间,成立包括洋尾溪在内的四个区委。

    1933年七八月间,十九路军抽掉一个师进攻闽西苏区。红三团利用此间隙,抓紧发动新区和老区开展抗捐、抗税、抗债、分米分谷斗争,提高群众革命热情。

    1933年秋,十九路军为巩固自己的后方,又连续发动对靖和浦根据地的进攻,使靖和浦根据地和红三团遭到很大困难和损失。

    19331120日,福建事变发生,十九路军停止向靖和浦根据地进攻,红三团趁机又拔掉洋尾溪等地反动民团据点,抓紧恢复根据地斗争。

    1934年初,福建事变失败。但国民党当局来不及部署新的兵力进攻苏区,漳州中心县委抓住时机,在靖和浦中心区14个乡,建立和恢复苏维埃政权,组织群众开展大规模的分田、查田运动。

    2月中旬,漳州中心县委首先在洋尾溪开办区、乡干部分田训练班,培训分田骨干。训练班进行划分阶级、查田、分田和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教育。其中,分田的具体步骤是:首先进行划分阶级、确定对象。之后,没收地主、反革命分子的土地和公田、庵田、庙田以及富农多余的土地。群众则自报田亩和人口,进行统计总亩数和人口,再通过民主评议,将田分为上中下三等。最后,以乡为单位,在原耕基础上,按人口平均分配,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地主和反革命分子被没收全部土地和财产后,旧田契被烧毁,一切债务被取消,只被允许去开荒。

    分田后,翻身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革命斗争情绪空前高涨。在分田后的第一季普遍获得好收成,满怀丰收喜悦心情的农民更加积极参加各种群众组织和农民武装队伍。此时,红三团的伤兵医院、被服厂和看守所也得到了进一步改善。

    为加强对靖和浦边区的领导,加强苏维埃政权的建设和巩固,19343月,漳州中心县委改名为靖和浦中心县委。下辖5个区委,其中洋尾溪属于二区,区委书记许乞市(后吴运琳)。8月,中共闽粤边区特委成立,黄会聪任书记,从此统一领导了闽粤边区的革命斗争,靖和浦中心县委也改由其领导。这时,特委领导下的红军游击队主要有:闽南红三团(团长张长水、政委何鸣)、潮澄饶红三大队、潮澄饶特务大队、饶和浦诏游击队,以及各县、区的地方武装如赤卫队、模范队等。

    1935年初,国民党调集中央军第80师(后有75师、7师)、粤军张瑞贵部、李汉魂部,开始对闽南游击区和红军进行“清剿”,进攻比十九路军更加残酷。敌人采取围篱笆、开公路、筑炮楼、组织守望队、搜山、打埋伏等方式进行“清剿”,苏区的房子大都被烧,后又进一步采用“移民并村”的办法将小村并到大村。在上述办法仍然解决不了问题的情况下,就加强保甲制度,实行“连坐法”,规定“一家通‘匪’十家连坐”。

    为了粉碎敌人的“清剿”,特委决定只留下部分武装在靖和浦根据地内坚持游击战争,大部武装兵分二路(一路前往梁山向漳浦海边发展,一路往毛山与活动在漳龙公路的闽西红八团呼应),实行军队与地方结合,分散开展游击活动。部分留守在靖和浦根据地的红三团游击队经常以“班”为单位,开展小规模、分散的游击战,偷袭敌军,镇压反动豪绅,搞得敌人疲于奔命,不久,红三团与闽西红九团在三坪胜利会师,接通了闽粤边和闽西的联系。

    在反“清剿”中,靖和浦县委加强了群众工作,尤其是采取多种集资形式创办消费合作社,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有力地支援红军游击队,使游击战争在这一地区广泛开展起来,靖和浦根据地不仅保存下来,而且创建了新的游击区域。

    19367月,闽粤边红军有很大的发展,为了响应中央号召,停止闽南长期内战,争取国民党一致抗日,闽粤边特委根据中共南委(直接上级,领导机关设在香港)有关合作抗日的指示精神,在平和邦寮召开会议,正式成立漳州人民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何浚任总指挥,朱曼平任政治部主任。指挥部下辖3个大队,洋尾溪属于第二大队,由老邢(邢乐民)指挥。

    1936年秋,靖和浦革命根据地总共建立了12个区委,发展了240个党支部,红军部队和地方武装扩大到2400多人,农民自卫武装7000多人,呈现了全盛局面。

    193611月,粤军157师驻防闽南,粤军与中央军不同,他们一般习惯山地作战,对红军游击队日夜“围剿”、手段极为狡诈。“西安事变”后,红军希望停止内战,合作抗日,但157师拒绝和谈,继续“围剿”。

    1937年春开始,157师便集中兵力进攻我根据地和红军武装。这时期,靖和浦的游击战争十分艰苦,红军采取分散游击的做法,避开敌人主力,保持我军实力,同时,支持地方工作,镇压反动分子。由于群众基础好,加上抗日义勇军的支持,红军游击队不断打击敌人的弱点,逐渐掌握斗争的主动权。

    随着全国抗日救亡斗争形势的发展,国共合作、北上抗日成了闽南红军游击队的心声。但157师很狡诈,表面上伪装抗日,搞了许多欺骗宣传,与此同时,闽粤边特委书记兼游击队领导人何鸣麻痹大意,背离中共南委的指示精神,拒绝接受同志们的建议和提醒,率领红军游击队从梁山下山,准备接受改编。在签订六二六政治协定后不久,716日,背信弃义的157师以点名发饷和整训为名,诱骗红军游击队到漳浦县体育场集合,悍然发动震惊全国的漳浦事件。近千名红军指战员被敌人一枪不发地全部缴械,除几十人冲出去外,全部人员被扣押。漳浦事件可以说是几年后皖南事变的预演。

    717日,卢胜带领从县城逃出来的100多名连、排、班干部,在朱曼平的支持下,在漳浦下布梁山的清泉岩宣布重建闽南红军第三团,卢胜任团长兼政委,王胜任参谋长。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红三团的队伍又开始壮大起来。19379月初,谭震林亲自率闽西红九团一个加强排到闽南配合作战,与红三团一起打击敌人,共同研讨闽南局势,帮助恢复和发展闽南游击区的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使闽南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继续得到发展。

    漳浦事件发生后,毛泽东高度重视。一方面,在811月间,先后发出9封电令(3封急电)指示博古、叶剑英、周恩来、张云逸、林伯渠、潘汉年、张鼎丞等人向国民党当局抗议并交涉,要求国民党速将人、枪交还;另一方面,在1112日延安党的会议上,毛泽东在作《上海太原失陷后抗日战争的形势和任务》报告中,指出要注意“何鸣危险”,告诫全党在与国民党建立抗日统一战线时,要时刻警惕,保持我党和我军在政治上的独立性。

    193712月,新四军军部在汉口成立。19382月,闽粤边红军游击队奉命正式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第四团第一营。3月,在支队司令张鼎丞、副支队司令谭震林(后为粟裕)的率领下,从龙岩白土浩浩荡荡北上,奔赴苏皖抗日前线。靖和浦边区人民热烈欢送自己的子弟兵开赴前线。抗战胜利后,靖和浦边区人民继续同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斗争一直延续到1949年全国解放。

    (作者单位:漳州职业技术学院社科系)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