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光辉历程 > 正文
  • 开辟闽南区 进占漳州城
  • 《从闽西到京西——刘忠将军回忆录》节选
  • 2017-11-24 来源: 作者:刘 忠
  •  

    打出外线,开辟闽南

    我团(红军第十一师三十三团)住在会昌的西江地区,上级令抓紧训练部队,准备迎接新的作战任务。我们一面抓紧练兵,一面帮助当地群众生产劳动。(1932年)3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刚刚出完早操,就接到师部通知我们到军部去开会。林发团长因病,我和陈冬生副团长出席。会场设在一个姓宋的宗祠内,我们一进会场,就看见宽敞的四面墙壁上,贴满了标语。写的是:“庆祝新的军团部成立,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打到外线去,开辟新苏区!”……突然会场里肃静起来,接着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毛主席、朱总司令进入了会场。他们穿一身半新的灰布军装,朱总司令的胡子剃光了,毛主席的头发也是刚理过的,显得精神焕发,神采奕奕。他俩满面笑容地同大家一起鼓掌。还没有宣布开会,我内心想:不知道打到哪里去?到哪里去开辟新苏区?猜不着,也不要猜,一会儿毛主席、朱总司令会宣布的。只要毛主席、朱总司令亲自出马,胜利就有绝对的把握。

    大会开始了。朱总司令主持会议,他首先宣布前委决定。他说:“本来第一军团的领导机关是由方面军机关兼的,现又成立第五军团,因此方面军机关不再兼任了。前委决定成立第一军团的领导机关,第四军军长林彪任第一军团长,调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聂荣臻任一军团政治委员,四军政委罗荣桓任一军团政治部主任,第四军军长由十师师长王良升任,军团保卫局长罗瑞卿任四军政治委员。”朱总司令接着说:“为了利用两次战役间的空隙,发展新苏区,扩大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并获得大批物资对部队的补给,前委决定一军团三军、四军和五军团的十五军,组成东路军,打出外线,开辟闽南。此次东征,毛泽东同志亲自率东路军行动指挥领导。前委决定我留在苏区,准备做粉碎敌人对我再次的‘围剿’工作。三军团在赣西、湘南地区开展工作。现请泽东同志讲话。”

    毛主席讲话了。他说:“总司令把前委决定成立第一军团领导机关、人事变动和组成东路军开辟闽南,准备粉碎敌人再次‘围剿’都讲了。我着重谈谈东路军的行动作战任务。闽南行动是逼近厦门畅通海外。当前日寇势力已达厦门,常有日本军舰游弋海上,并有登陆向我内陆地区侵犯的企图。我们进军闽南,对日寇的侵略阴谋是一个直接的打击。我军以实际行动来贯彻我党的抗日主张,这无论对国内、对海外,都能产生极大的政治影响。”毛主席接着说:“向东进军还有一个原因,我军主力如果向西打出去有赣江的梗阻、不便于发展;向东打出去,则一来有闽西老区作依托,二来闽南有广阔的发展地区。”毛主席着重说:“利用敌人进攻的间隙,在巩固苏区的基础上,集中我主力红军向白区推进,这是巩固、扩大苏区根据地的重要措施。但也有的人害怕红军主力走远了,敌人就会来占我们的老家,因此他们反对集中兵力向白区进军。其实他们看不见苏区人民力量的强大,不懂得敌人正是害怕红军主力打出去,敌人总是跟着红军主力走的。我们主力在白区打的胜仗越多越大,就越能保卫和扩大苏区的革命根据地。”

    我听了毛主席精确透彻的形势分析,头脑里清楚认识到此次东征行动的重大意义和有必胜的条件与胜利信心。新的任务是开辟闽南,这是我的家乡,更使我内心欢乐。归途上,我同陈冬生副团长催马加鞭不知不觉地就回到了团部住地。我们立即做出征的政治动员和各项的行动准备工作。

    接受派遣,回到才溪

    1932330日下午,突然接到师部通知,要我立即去师部接受任务。我叫饲养员快备马鞍子,带通讯员马上到了师部。周昆师长一见面就说:“刘忠同志,东进的命令来了,你看看吧。我们是前卫师。部队后天出发,进军的路线是从会昌入闽,经上杭龙岩地区,直下漳州。我们研究要你先行,因你是上杭才溪人,过去做泥瓦匠时走过几个县,闽西几县的土话都会讲。任务是:第一,与各地党政机关接头,动员为东征部队准备粮草,并布置封锁消息;第二,探察进军路线和查明龙岩、漳州所驻的敌军情况;第三,动员地方组织支援前线的运输队、担架队;第四,号召赤卫军参战并扩大部分兵员。”师长讲完,刘亚楼政委接着说:“师长把任务给你交代清楚了,我相信你能够顺利完成。但时间很紧,你回团去把工作安排一下,林发同志因病留后方休养,陈冬生副团长代行团长职务,交代好了立即出发。”

    我回团后把团里要做的事交给了陈冬生副团长,就带了几个通讯员连夜急走,第二天的黄昏,赶到了我的家乡——才溪。自1929年我离开家乡参加红校学习,毕业后就派到部队去工作了,三年多来一直没有回过家乡。这次回来一看大变样了,变得简直都认不出来了,生产搞得热火朝天,创办了才溪中学,赤卫队在紧张训练中,少先队、儿童团非常活跃等等,到处都是一片繁荣的景象。我到区委会,见了区委书记林应三同志,把红军入闽东征的任务向他谈了。一会儿消息已传开,说刘忠回来了,干部、群众都闻风而来,到了扶良社的区委会办公室,挤着满院子的人,问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工作。我一一回答了他们。接着又问毛代表、朱军长这次来吗?我说,朱总司令没有来,毛主席亲自率领东征的红军来。干部、群众听了兴奋得很,一起热烈地鼓掌。

    当晚,林应三同志召开了区委扩大会,我在会上讲了部队东征的行动情况,提出要求区委动员支前、参战的各项工作。区委立即做了研究决定和具体布置。才溪人民一整夜都在积极地准备支前、参战的紧张气氛中。第二天,我继续向白砂、适中前进,沿途同当地党政机关谈红军东路军的行动情况。动员支前、参战,一直布置到我苏区根据地的边沿地区。

    我完成先遣任务返回部队的时候,1932410日,红军第四军胜利攻占了龙岩城,一举歼灭福建军阀张贞的一个团,把继续向漳州前进的道路打开了。

    龙山打敌机,夺回天宝山

    打下龙岩后,大军当即离开苏区向东南挺进。经合溪、芝田、水潮、龙山,直逼漳州西侧的天宝山。由于我苏区人民严密封锁消息及部队进军的神速,我团进到距离漳州不过百里的龙山时,敌人还不知我军先头部队已到达龙山。于是敌人从漳州飞龙岩的交通机,还照常经龙山飞往龙岩。陈冬生副团长,原是国民党军的机枪连副连长,是一个机枪好射手,他令机枪连迅速架一挺重机枪在龙山顶上,机枪架好后他自己在山顶上观察,一会儿敌交通机从龙岩返回漳州,路过龙山飞得很低,陈冬生同志亲自射击,仰射一梭子弹,把敌机驾驶员打中负了重伤,他飞回到漳州机场抢救无效死去了。

    福建国民党军阀张贞,令杨逢年旅固守天宝山。天宝山,紧靠漳州城,是闽南有数的大山之一。前有龙江,背靠漳州城,山高势险,石壁陡峭,还有风霜岭、杨梅岭、十二岭峰峰耸立,岭岭相连,构成了漳州城的天然屏障。敌人发觉我军的矛头指向漳、厦。慌忙调来杨逢年旅固守天宝山。杨逢年固守部署,以大尖山、十二岭为中心,构筑了防御工事,凭险据守。

    要攻占漳州城,必须先夺天宝山,要夺天宝山,必须要过龙江河。攻夺天宝山的任务便落到我团的头上。1932417日拂晓,我团奉命先头出发。春夏之交的山区,南方的气候变化得快,当天的下半夜还是月朗星稀的晴天,拂晓出发时就下起雨来了。部队冒着大雨踏着泥滑的山间小道前进,翻过一座大山,到达了龙江边上。一看河水没有涨,而且河对岸没有敌军守备。于是命令部队立即徒步涉河。谁知山水突涨。我和陈冬生副团长,带着两个步兵连和团部刚刚渡过去,其上游的山洪大水突然冲下,河水猛涨,把我团隔成了两半。因距敌不远时间紧迫,只好设法游水过河。当即命令会游水的战士、民工、游击队员组织起来跳下水,一人带一人,往返了几趟,我团全部人马很快地渡过了龙江。

    固守天宝山之敌,以为天下大雨,河水猛涨,还错误地估计我军不会这样快到达龙江,所以在龙江沿岸疏忽了警戒。我们师直各团的部队在当天下午3时,全渡过了龙江。师长、政委立即找我们去开会。三十一、三十二团的团长、政委也同时到达师部,我们围着一张桌边坐了下来。周昆师长指着军用地图,谈固守天宝山之敌的分布和工事构筑情况,接着就分配各团的作战任务。命令三十一团提前一小时行动,绕到敌后去攻歼大尖山守敌。令我团担任正面主攻天宝山,明18日拂晓,以突然动作在板溪与盘桓岭之间打开缺口突破,攻占得手后,迅速直插天宝城,截断敌人的退路。令三十二团为师第二梯队,在师直后跟进。师长规定了师统一发起攻击的时间和通信联络的信号。接着刘亚楼政委特别指出我三十三团的作战任务关系着全军进展问题。他着重说:“你们要以最顽强的战斗精神攻占敌阵地,坚决攻夺天宝山,一定要插进天宝断敌退路,这是攻占漳州关键的一仗。”

    我们接受战斗任务后,立即回团做好战斗准备。按照师部的计划,攻天宝山战斗在明拂晓前开始。半夜1时,部队吃饱了饭,一切都准备停当,便向着攻击目标进发了。夜间的战斗行军,漆黑一团,静悄悄地向天宝山敌人前沿阵地盘桓岭隐蔽前进。拂晓前3点半,我一、二连和重机枪连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到了距敌一百多公尺的山岩下隐蔽了起来。陈冬生副团长布置好了兵力、火力,我蹲在机枪连的位置望着敌方,但看不见,天还不见亮,等着三十一团的枪声和师发出攻击的信号。时间好难挨呵!一分钟,两分钟……慢慢地看见东面显出了白色,眼前敌人挖的防御工事、帐篷也朦胧地看见了。突然听到三十一团的枪声,师攻击号令发出了。我立即站起来喊:“打!”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又喊:“一连冲锋!”一连长身先士卒,带着队伍向前猛冲,一下子消灭了守阵地的敌人,抢占了天宝山敌人第一个阵地,接着不顾敌人的火力封锁,我和陈副团长率领全团部队跟着一连,一股劲地向敌纵深插入。当我团攻占天宝山第二个阵地,绕过大尖山的山腰,插向天宝城前进的时候,回头望着大尖山,我三十一团已冲上了山顶,正像赶鸭子一样,把敌人压到山下缴枪了。

    打退敌援兵,进占漳州城

    天宝城内,是敌人的后方辎重队及掩护辎重的部队。我团进占天宝城之后,即向通往漳州的公路派出部队警戒。部队刚出城。只见漳州的敌人派来大队人马,几辆汽车为前导,正向天宝城开来,这是陈国辉旅、张贞派出来的增援。我们迅速指挥部队沿香蕉地隐蔽前进,在敌人侧翼一顿猛打,把敌人打得乱窜,不敢前进,敌随后即到茶埔扼守阵地抵抗。我们便令二连长率一个排沿河坎隐蔽,绕道插到敌后,向茶埔敌人侧后攻击。退守茶埔的守敌,因怕后路被我军切断,于是慌忙向漳州退去了。我东征红军的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在公路上向漳州前进。

    守天宝山各个阵地的敌人,在我师的三十一团、三十二团,东征军主力的合力下,全部被歼灭了。派来增援的敌军,又被我团打得狼狈而逃,天险天宝山落入我军之手。这就吓得守漳州之敌恐慌万状,连夜逃向泉州、厦门,漳州成了一座空城。

    漳州是福建的第二大城市,入城典礼的准备工作,是在极其严格的要求下进行的。我们师根据王良军长、罗瑞卿政委的指示,召开了干部会,严肃地宣布了进漳州的纪律和注意事项。于是我们当即在全团进行了深入的政治动员,部队深夜做入城典礼的各项准备工作。1932420日上午8时,举行入城典礼。我团走在最前头,全团司号员集中作为前导,团直后面五个步兵连和机枪连,排成四路纵队。快要进城门的时候,值星员一声令下,军号吹奏,红旗飘扬,部队踏着整齐的步伐,歌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整齐雄壮地在漳州大街上前进。街道的两旁,排着欢迎红军的红旗,挤满了群众,满脸笑容地看着我们向漳州城进军。我团住在漳州城内国民党的闽南医院,城内的秩序很好,商店照常营业,街道上除宣传队和调查的工作组外,很少军人在街上往来,偶尔见到也是排得整整齐齐地走。我军在漳州城内开展了广泛的宣传工作。全军的宣传队,在街头巷尾向广大群众宣传我党我军的政策纪律和抗日的主张。

    漳州解放的第十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军团政治部召开了有一万多人民群众参加的群众大会。军团政委聂荣臻同志在大会上讲了话。他讲的内容是:号召闽南工农群众团结起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们中国;号召国民党军队停止进攻苏区,和我们携手,共同抗日。聂荣臻政委还利用这个讲坛向全国人民和海外同胞揭露了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卖国政策。全场高呼:“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解放闽南人民!”

    我军在漳州城召开了干部大会,毛主席给我们做了政治报告。记得毛主席讲到这次开辟闽南的行动时,很风趣地说:“有人说我们红军只会关门打狗,怀疑我们在白区能不能打胜仗的问题。可是叫他们看看,我们打得蛮好嘛!我们从江西跑来几百里,一下子打到了这里,消灭了国民党的许多军队。张贞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简直是成了‘天兵天将。(大家齐笑)”还说:“集中消灭敌人,分散发动群众,这是我们的老规矩。从现在起,我们全军就要分散出去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开展工作,广泛地宣传,扩大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进行打土豪,没收豪绅地主的财物,分给劳动工农群众以开辟新的苏区,这是我东征军的重要任务之一。”各军按照毛主席指示,分散在闽南广大地区去发动组织群众,开辟新区工作。我团奉命挺进石尾、角尾地区,向厦门、泉州方向警戒,以掩护全军展开,并清剿零散土匪,开展当地的群众工作。这个地区正是九龙江的入海口,近临海边沿,晴朗的天气,用肉眼可以看见日本军舰的往来巡哨。夜间敌舰上的探照灯照射到我团的宿营地。我们担任全军的警戒,掩护全军展开,其任务非常重,责任是很重大的。

    关于红军东征、开辟闽南、进占漳州的回忆以及我团整个战斗过程,就讲这些。现回想起当时我个人进占漳州的三个第一次的事。

    第一次上飞机。前面我讲了我团进至龙山时,打中了一架敌交通机。进漳州城后,听说这架飞机仍在机场。我和陈副团长带了一个班进到机场一看,果然是,我们高兴极了。我赶快爬上机舱内,立即报告师首长,并派部队看守。军团后勤找到了修理机工,很快把飞机修好了。“五一”节那天,这架飞机飞上了天空,散发了传单。我想起第二次打长沙到粉碎敌人的第一、二、三次的“围剿”,敌人的飞机老是在我们头上转来转去,但就不知道飞机怎样构造的,这次上飞机一看,才知道了飞机的构造、驾驶和坐舱,使我又增加了一个军事常识。

    第一次看电影。进漳州城后,军团政治部组织了团以上干部到漳州电影院,看了一次唐伯虎点秋香的无声电影(用字幕说明意思的)。我看后内心真高兴,回来就同连的干部吹了一顿。听我一说他们也要求看,我就报告了师政治部。军政治部宣传部给我十一师放了一场露天电影让全师的指战员看,趁此机会宣传队先演了几个节目,然后才放电影。那天我没有去,部队由团值星员带去的,我团值星员不同意宣传队演出,若不马上放电影就要把队伍带回不看。军政治部宣传部主持者没有办法,只好不演节目,立即放电影,并立即报告了罗瑞卿政委。罗政委把我找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责备我说:“你三十三团骄傲什么?打了胜仗就了不起,有什么可骄傲的,你要好好整顿你们部队的纪律,要纠正这种骄傲现象。”我只得老老实实地接受罗政委的批评指责,并遵照罗政委指示教育部队。

    第一次坐汽车。进入漳州城,缴了敌人一辆小汽车(旅行车可乘五人),送给军团部去了。我们十一师师部驻在石码,一天师长、政委来我团前沿观察厦门、泉州敌人的情况,就坐了这辆小汽车到我们团部所在地角尾(角尾到石码约四十公里)。师长、政委察看后,叫我同他们乘坐这辆小汽车去师部开会。于是我第一次坐上了汽车。当时我心里是多么愉快呵!

    以上这三个第一次的事,我常常都同战士们作为小故事讲。当时我真是土包子开洋荤。

      (作者系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高等军事学院副院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