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宣传 > 光辉历程 > 正文
  • 爱国侨领庄西言的抗日功绩
  • 2017-10-24 来源: 作者:庄潮辉
  •  

    今年是“七七”事变80周年。在艰苦漫长的抗日战争期间,旅居海外特别是旅居南洋的华人华侨,心系祖国,不忘故土,积极参与抗日救国运动,为祖国的抗战大业作出了突出贡献。作为海外颇有声望的爱国侨领,庄西言一生秉承爱国爱乡的优良传统,身居异乡,心怀祖国,积极参与、组织、领导南洋华侨的抗日救国运动,先后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抵制日货运动,积极发动华侨捐资救国,全力促成南侨总会成立,坚决维护陈嘉庚作为海外华侨领袖的历史地位,誓死保护陈嘉庚的人身安全,捍卫这面爱国华侨的光荣旗帜,将自己与祖国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为国家和生死存亡奉献自己的拳拳之心。

    一、开展声势浩大的抵制日货运动

    庄西言,原籍福建南靖,1885年出生于南靖县奎洋乡霞峰村。1904年,庄西言远渡重洋,到荷属印尼巴城(即首府巴达维亚,又名雅加达)谋生。起初在宗亲店里当店员,1910年与友人合资开设三美有限公司。1914年独资经营全美公司。由于经营有方,终成当地一名富商。庄西言致富后不忘故土、热爱祖国。1907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巴达维亚分会并成为活动骨干。当时,庄西言经济条件一般,但仍省吃俭用捐助孙中山领导的武装起义。孙中山发动讨袁的“二次革命”时,庄西言与印尼进步华侨一起,跟随孙中山铁血共和。

    庄西言在经商的同时,满腔热情地为华人华侨服务,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也因此在巴城商界享有崇高威望。1931年,庄西言出任巴城中华总商会会长。918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占我东北三省。“九一八”事变消息传到印尼后,庄西言立即倡议华侨组织抗日团体。1013日在巴城成立了包括50多个华侨团体参加的救国后援会,发动华侨捐款支援祖国。庄西言还亲自带领华侨上街宣传抵制日货,被发动起来的华侨各个社团还印制奸商名单遍贴街道,对于继续卖日货的商店,则在商店招牌上泼洒柏油,或者没收其货物或者课以罚款。

    193210月,在庄西言的倡议和主持下,巴城中华总商会举办大型国货样品展览,号召华侨不用、不买及不卖日货。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庄西言以巴城中华总商会会长身份,发动各商家抵制日货,不为日商做工,不把军需物资供给日本侵略者。在遭到空前、广泛的抵制后,日货几乎濒于断绝,从而使日本侵略者在经济上受到沉重的打击。有两组数字可以说明:1937年日本与印尼贸易量为输出200051万元、输入153450万元;1938年输出104145万元,输入88240万元,分别减少了48%42%

    二、积极发动华侨捐款捐物,资助抗日救国运动

    1932128日,日军进攻上海,中国军民惨死在日军狂轰滥炸下。庄西言再次振臂疾呼,号召华侨捐款捐物,为国输财,他组织印尼华侨捐款,为中国红十字会筹款68万余元,赈济难民。为更好支持祖国抗日战争,庄西言领导印尼侨胞成立了印度尼西亚捐助祖国慈善事业委员会,亲任主席,专事筹款赈灾工作,全力开展捐助活动。不到一个月,他领导下的印尼捐助祖国慈善事业委员会向祖国汇回捐款150万盾。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开始全面侵华,国民政府成立了以蒋介石为主任委员的战时公债劝募委员会,陈嘉庚、庄西言、陈守明、胡文虎、李国钦等知名华侨担任常务委员。国民政府向海外陆续发行了救国公债、国防公债、金公债和储蓄券等,号召华侨购债救国。国民政府发行第一期救国公债5亿元,庄西言带头认购10万元。同时,他奔走各地宣传、发动华侨踊跃购买。在庄西言和其他战时公债劝募委员会华侨常务委员的努力下,第一期救国公债中,华侨认购了一半以上。除发动华侨购买救国公债,庄西言还持续组织各种募捐活动。当时,雅加达街头贴了许多“节食救国”和“踊跃输将”的标语,号召华侨在此国难当头,大家应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赴国难。身为雅加达福建学校学务委员长、雅加达中华学校副总理的庄西言,周密部署,积极发动,使全市华侨学校成为募捐主力军。当时在巴城中华学校执教的张国基后来回忆说:“记得那时每逢农历除夕的夜市和元宵等重大节日,学校师生就上街募捐,用事先准备好的鲜花,向过路行人插花劝募,我们还登门向有钱人家劝募或举行各种义演、义卖等。”在庄西言等的鼓舞下,仅一年时间,就在印尼华侨中募集捐款450万盾和购买了150万盾的公债。

    在了解到祖国抗日前线急需医护人员和药品、手术器械之后,庄西言和柯全寿、洪渊源、许启兴等组织印尼华侨回国抗日医疗队,驰赴祖国抗日前线救死扶伤。《新华日报》1938127日、57日和618日连续报道了此事,其中在一篇报道中有这样记载:“193710月,由巴城中华总商会主席庄西言主持,名医柯全寿负责计划,许启兴负责筹募经费,准备组建一支巴城华侨救护队。自登报后,应征者竞达400人,结果挑选了医生4人和看护15人,以吴英璨医生为领队,配备救护车9辆,携带大批药品、医疗器械,于1210日由巴城出发,奔赴广州、长沙、徐州、许昌、信阳等地救伤工作。19386月辗转到达武汉,616日,侨务委员会设宴慰劳救护队。”庄西言和柯全寿等先后组织了四批医疗队,每批十多人。他们在抗日前线奋不顾身,抢救伤员,受到中国红十字会和前线抗日官兵的高度称赞。

    19387月,在举行“七七”周年纪念活动时,庄西言将巴城划分为20个区,分头开展献金活动,倡议全市华侨素食一天,将节余的钱献给祖国抗战。他还规定凡经营布匹的华商,每售出一码布要捐金一毫的救国钱。同时,庄西言参与创办巴城华侨慈善夜市,为祖国抗战筹款。当时我国华南、西南地区疟疾流行,巴城华侨还踊跃捐献奎宁丸(金鸡纳霜),不到两年时间即捐1亿粒以上。重庆难童保育会及寒衣募捐会急需30万件寒衣,印尼华侨认捐6万件寒衣,价值约18万元。据统计,南侨总会成立后,自193810月至194012月,荷印华侨每月原认捐54.4万元,26个月共认捐1415万元,但实际汇出捐款达3105万元,比原认捐的款额增加一倍以上,约占南洋华侨捐款总数的四分之一。

    三、有力地促成了南侨总会的成立

    随着抗战形势进一步发展,南洋华侨的抗日救亡运动,进入了高潮。为了进一步团结华侨,使筹赈救亡工作能够统一行动,南洋各地华侨团体认为必须成立一个联合组织。1937年秋,作为侨领的庄西言、李清泉,分别代表印尼、新加坡华侨致函陈嘉庚,恳切建议在新加坡或香港组织南洋华侨筹赈总机关,以便统一组织和策划支持祖国抗战事宜,但当时由于陈嘉庚先生的谦逊而未能接受,以“乏相当才望”委婉推辞。

    193851日,厦门沦陷,鼓浪屿中外人士组织“国际救济会”,电请各地华侨筹款协助。同时,“福建救济会”也向海外发电报,提出同样要求。此时,庄西言再次致函陈嘉庚,倡议召集南洋各地华侨代表开会,讨论救济华南事宜。另一方面,庄西言同时向国民政府行政院提出这一主张。730日,陈嘉庚接到行政院长孔祥熙的电询:“巴城庄西言先生建议,应由君在星组建筹赈总机关,领导各属华侨筹款。本院已委外交部,电告南洋各领馆,通知各属侨领派代表到星开会,希筹备一切。”

    由于庄西言等人的积极建议,陈嘉庚亦认为时不待人,义不容辞,即开始进行工作,经过两个月的紧张筹备,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代表大会于19381010日(即双十节,是辛亥革命纪念日,也是当时的国庆节),在陈嘉庚创办的新加坡南洋华侨中学举行。到会有马来西亚、缅甸、荷属爪哇、菲律宾等东南亚四十五埠华侨商会、筹赈代表168人,大会正式成立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简称“南侨总会”),陈嘉庚当选为主席,庄西言、李清泉为副主席。大会还制定了各埠筹赈会办法举要。会议发表了宣言,号召千万南洋侨胞“充大精诚,固大团结,宏大力量”,“各尽所能,各竭所有,自鞭自策,自勉自励,踊跃慷慨,贡献祖国”,“洗百年之奇耻,一报九世之深仇”。同时,南侨总会还以美国独立战争为例,殷切勉励华侨说:“美国独立战争初期失败,名城尽失,要地多丧,余众不过万人,卒以华盛顿之坚苦沉毅,百折不挠,长期抗战到七年之久,而博最后成功。今日我国抗战情势,比较当时美国实远胜之无不及,最后成功之希望必更容易实现,断无疑义,一时之胜败,一地之得失岂足转移我同胞之心乎?愿相与共勉淬砺,以加速民族解放之日之来临。”

    南侨总会的成立标志着南洋第一次把不同地域、不同层次、不同行业、不同信仰的千百万华侨团结起来,形成一个有组织的整体,到1940年,南侨总会领导下的基层救国组织已达702个。南侨总会的成立,是中华民族抗日史和华侨史上的一件大事,是南洋华侨实现爱国大团结的具体象征。其重大意义正如陈嘉庚在其《南侨回忆录》中所言:“是项组织的实现,不特各属筹款机关,可密切联系,而冶于一炉;即南洋八百万侨胞,亦可精诚团结,而化为一体。”

    四、积极参与、组织南侨总会的抗日救国活动

    南侨总会在陈嘉庚主席的坚强领导和庄西言、李清泉两位副主席全力支持配合下,领导侨众以人力、物力和财力支持祖国抗战,为最终彻底打败日寇,做出了历史性贡献。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组织南洋华侨救国捐款。南侨总会号召全体华侨团结抗日的口号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抗敌爱国”。向华侨募捐、支援抗战,是南侨总会的首要任务,总会通过各地分会,采取种种有效方式开展爱国募捐:有特别捐、常月捐、纪念日捐、货物舟车助赈捐、游艺义卖捐、迎神拜香演剧捐,还有货物、药品等物捐和学生卖花筹款活动。据南京政府财政部统计,华侨自1937年至1945年,八年中捐款共达13亿多元(国币),平均每年1亿6千多万元。其中南洋华侨捐献比重最大。

    二是组织南侨机工回国抗日。南侨总会成立后,组织南洋华侨支持祖国抗日最具有历史壮举的,是发动和组织南侨机工回国抗日。19392月,南侨总会应国民政府军委会西南运输处的请求,组织了“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并捐赠汽车310辆及其他物资,前往新开辟的滇缅公路西南各省服务。先后共有3200多人回国服务,从事繁重的运输和修路工作。滇缅公路是当时西南大后方唯一的国际运输大动脉,担负着重要的运输任务。南侨机工克服重重困难,以忘我的牺牲精神、争分夺秒地为祖国抢运战略物资,平均每天运输300吨以上物资,被誉为滇缅公路上的“神行太保”,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起到了积极和重要的作用。同时,19411230日,南侨总会还在新加坡成立华侨抗敌动员会总会,不久组成了千余人的华侨义勇军继续支持祖国抗战事业,直至抗战胜利。

    三是揭露汪精卫投降阴谋。193810月末,日寇向我华中、华南猖狂进攻,武汉、广州相继失守,抗战进入危急阶段。前方将士正浴血奋战,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却违背全民抗战意志,公然发表对日和谈谬论,密谋投降卖国。陈嘉庚先是劝阻,后是揭露,提案攻击,公开声讨,给汪精卫之流以沉重打击。庄西言代表印尼华侨对汪逆叛国罪行亦不放过彻底揭露批判,使之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通过这次斗争,在东南亚广大华侨中开展了一次爱国团结、扬善除恶的教育。

    四是组织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视察。在南侨总会一系列抗日救国活动中,组织以侨领为主要成员的南洋华侨回国慰劳视察团(简称“慰劳团”),是引起海内外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大事件。1940326日,慰劳团发起人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副主席庄西言、慰劳团成员霹雳侨领王振相、槟榔屿侨领陈清虎及陈嘉庚秘书李铁民一行五人自仰光飞抵重庆,与通过滇缅公路先期到达的其它成员会合,受到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

    414日,慰劳团成员全部到达重庆,开始在重庆慰劳视察。他们利用各种大小欢迎会或个别交流,参观访问等机会,充分表达海外华侨对祖国军民的关切之情,深入了解国内实施抗战状况,宣讲民族大团结,早日战胜日寇,在重庆各界人士参加的欢迎大会上,陈嘉庚发表了题为《以心许国》的庄严热情演讲,指出华侨出钱出力支持抗日,是国民人人应尽的天职。庄西言也慷慨陈词,他说:“抗战以来,敌人与汉奸汪精卫等不时派人到南洋活动,阴谋煽动侨胞,动摇抗战信心,然千万华侨,洞察其奸,虽威胁利诱,不为所动,吾敢断言,侨胞中决无甘愿附逆降敌作汉奸者,所有侨胞惟知拥护中央政府,拥护领袖,敬爱忠勇将士,坚持抗战,坚持最后胜利!”两位爱国侨领的精彩演讲,使在场人士倍受感动,振奋不已。慰劳团在重庆期间,先后受到蒋介石、何应钦、孔祥熙、陈诚、白祟禧、宋子文及冯玉祥等国民政府要员及各机关部门的接见,在重庆慰劳后,即分成三个分团,于51日离开重庆,前往西北、华东、中南15个省区慰劳视察,并定于7月返回南洋。庄西言则陪同陈嘉庚在重庆深入慰问考察40天,“收获”不小,“感慨”良多。庄西言本拟继续陪同陈嘉庚前往各地考察,因荷印局势骤然紧张,只好提前南返。

    五、坚决维护陈嘉庚作为海外华侨领袖的历史地位

    庄西言提前返回巴城后,陈嘉庚继续在重庆活动,与国共两党要员接触商讨抗日大计,然后赴西北各省慰劳。应毛泽东邀请,陈嘉庚转赴延安参观访问,多次受到毛泽东、朱德等的接见和宴请。725日,应重庆“国民外交协会”主席陈铭枢的邀请,陈嘉庚作《西北观感》的著名演讲,列举在延安所见的生动事实,证明延安一派新气象。指出:“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土不成金。”陈嘉庚的著名演讲,经重庆《新华日报》全文刊登,使大后方的广大人民耳目一新,受到极大鼓舞。为此触怒了国民党当局,便趁南侨总会换届之机,派菲侨出身的国民党中央常委王泉笙赶到巴城协同吴铁城等人,对庄西言百般拉拢,叫他不要选陈嘉庚为主席,但庄西言正气凛然,不为所动,并说:“我知无处再觅此好人,何能别举?”王泉笙说:“陈已共产化。”庄西言则针锋相对:“我认识其为正道无私好人,不管是否何党化。”毫无客气地给王泉笙顶了回去。同年329日,代表大会如期在新加坡开幕,到会代表152人,在庄西言等代表的全力支持下,陈嘉庚以151高票,继续当选为南侨总会第二届主席,庄西言、杨启泰(菲律宾)当选为副主席。代表大会挫败了国民党当局的阴谋,体现了南洋华侨在团结抗日旗帜下的精诚合作,提升了陈嘉庚和庄西言在侨界的威望,捍卫了陈嘉庚作为海外华侨领袖的历史地位,其影响十分深远。

    同年41日,南洋各地闽侨代表300余人,聚集新加坡开会,陈嘉庚担任临时主席,向大家汇报回国慰劳情况。经过两天讨论会议通过了组织“南洋闽侨总会”。3日,众选陈嘉庚担任主席,庄西言为副主席。总会创办周刊,发表宣言,致电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通过捐资赞助南洋华侨师范学校基金等议案。闽侨总会成立后,也为祖国抗战也作了大量工作。

    六、誓死保护陈嘉庚的人身安全

    194112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悍然发动太平洋战争,向东南亚大举进犯。马来亚、新加坡、印尼相继沦陷。南洋各地侨领和仁人志士处境十分艰险,日寇宪兵队日夜出动搜捕,到处风声鹤唳。陈嘉庚和友人陈贵贱、刘永玉、陈永义等人于194223日,在新加坡沦陷前乘汽船离开新加坡。4日中午抵达荷属苏门答腊岛的淡耶。219日晚又乘汽船往己东,电告庄西言:“待有船即往。”庄西言即回电报应承,并告知他的公子陈济民、陈厥祥已安达加里吉打。

    228日午后,陈嘉庚一行到达巴城,寓庄西言宅,会见侨领多人,得知爪哇昨夜沦陷。此时庄西言家属已迁往芝安术陈泽海橡胶园内,该处僻静适于避匿。庄西言为陈嘉庚一行前来居住而作了极其周密的安排。陈泽海亦热情应承,连同橡胶园经理赵全福一家,共住40余人。

    随着形势的不断恶化,当地部分土番危害华侨甚烈,有一家华侨男女共7人,夜间,土番百余人破门而入,5人被杀,家产洗劫一空。庄西言闻讯,立即驱车前往芝巴蓉视察、慰问。

    33日,日军进逼巴城,荷军望风而逃,市内一片混乱;当地歹徒趁机打劫华侨财产,死伤数百人。4日,日军未遇抵抗就长驱直入巴城。5-6日两天,芝安术暴徒20余人图谋抢劫了陈泽海橡胶园。8日,庄西言在芝巴蓉的别墅也被抢劫一空,日军大肆逮捕“敌性华侨”,特别是侨领。9日,庄西言胞弟从巴城带来日本宪兵队长给庄西言的一封信,内云:“请庄先生速来见,有事相商,切勿延迟。”另加口头警告,如不来就要枪杀其全家,必自食其果。陈嘉庚和庄西言预感情况不妙,陈嘉庚惟恐连累老朋友,坦然告之:“敌若知余与君有关系,必须告者主勿讳。”庄西言明确回答:“有我庄西言,就有嘉庚兄。”当面表达了护陈决心。庄西言因此被日本宪兵传讯。

    4月上旬,日本在巴城四出搜捕“敌性华侨”,庄西言不幸遭捕。日本鬼子诡计多端,对庄始则“好言”相劝,“优待”有加,底牌是:“请你协助我们与陈嘉庚建立合作关系。”庄答:“这我确实无能为力。”日本宪兵队长又追问:“陈嘉庚在哪里?你说出来我就放你。”庄答:“丝厘不知!”敌人见软的无效,改用硬的:“上刑!”硬是将庄西言打得皮开肉绽,伤痕累累,连牙齿也被打落四颗。日寇一再严厉追问陈嘉庚的下落,庄西言还是那句话:“丝厘不知!”残暴的敌人使尽各种残暴手段,却毫无所获,就将庄西言投入监狱,长期关押,妄图“放长线钓大鱼”。直至19458月,日寇无条件投降,身陷囹圄达三年四个月之久的庄西言才得以重见天日。但他已是被折磨得骨瘦如柴,遍体鳞伤,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同年102日,在印尼华侨和集美厦门大学校友保护下,在敌人鼻子底下隐居三年多的陈嘉庚从爪哇玛琅重返新加坡的途中,来到巴城。庄西言组织数千侨胞热烈欢迎,两位老人拥抱在一起,涕泪交流。陈嘉庚哽咽地说:“西言兄,我连累你受苦了。”庄西言说:“是你的爱国精神支持我度过这苦难的岁月。”

    陈嘉庚与庄西言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战友情谊和舍生取义的精神永远值得称颂。庄西言为中华民族的生存独立而斗争的铮铮铁骨,赢得了人民对他的敬仰。有感于他的侠肝义胆和凛然正气,当时的国民政府中央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为庄西言颁赐“光明正大”匾额以彰其德。

     

    参考资料:

    [1]陈嘉庚:《南侨回忆录》,岳麓书社19988月版。

    [2]郑来发:《一路向海--漳州人下南洋》,福建人民出版社201612月版。

    [3]刘琳:《福建华侨抗日名杰列传》,海峡出版发行集团20158月版。

    [4]中共漳州市委组织部、漳州市科教兴市专家顾问组:《铮铮铁骨的民族斗士庄西言》,载《漳州百年百杰》,厦门大学出版社20077月版。

     

    (作者单位:中共南靖县委党史研究室)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