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理论视野 > 正文
  • 试论闽粤边区特委书记黄会聪的历史贡献和作风特色
  • 2014-12-23 来源: 作者:陈 方 江细珍 苏新琪
  •     今年是中共闽粤边区特委成立80周年。

      80年前,在中国土地革命时期的三年游击战争中,中共闽粤边区特委为了配合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和中央红军长征,争取南方游击战争的胜利,曾经在福建闽南和广东粤东边界的广大地区,领导红军游击队和人民群众,与十倍于己的强敌进行殊死的斗争,不断粉碎国民党军队的“清剿”、“封锁”,在敌我双方力量极其悬殊的困境中不断发展壮大,成为我国南方815个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的一块,以后又成为抗日战争在南方各省的战略支点之一。这当中,闽粤边区特委书记、闽粤边三年游击战争主要组织和领导者黄会聪以其非凡的胆识、坚强的意志率领边区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深入开展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屡次采用群众经验,开拓创新,取得显著战绩,赢得人民群众的赞赏和拥护。而他自己为此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不惜献出年轻的生命,其艰苦斗争精神与坚决为解放中国人民的意志堪称边区党员群众的模范,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当前,全党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正开展改进作风的学习,总书记提出全党尤其是领导干部要认真学习党史、国史,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研究和发扬黄会聪和闽粤边特委的优良作风,符合中央指示,有助于传承革命优良传统,从学习中汲取力量,提高自信,明确方向,坚定道路,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为此,本文以闽粤边三年游击战争历史为背景,试论闽粤边区特委书记黄会聪的历史贡献和作风特色,与读者共同回忆革命历史,以期近距离了解黄会聪,并从中得到启示。

      一、黄会聪的历史贡献

      黄会聪,男,1909年出生于海南岛万宁县,1925年到马来亚谋生,1929年调到马共党务机关工作,不久因机关遭破坏被驱逐回国,由中共地下党组织安排到厦门中心市委工作。19344月,临危受命,负责筹建闽粤边区特委,并带领闽粤边区特委开展三年游击战争。193610月,特委决定黄会聪偕同妻子郑静其到上海寻找党中央,并由何鸣[1]代理书记。之后,因何鸣被捕,由张敏[2]接替成为代理书记。黄会聪在与中央接上关系后,为使党中央尽快了解边区情况,也为及时取得中央的领导和帮助,强忍病痛,以顽强的革命毅力,撰写了一份二万五千字的报告。之后,黄会聪在香港逝世,时年28岁。综观黄会聪短暂的一生,他革命坚定,对党忠诚,特别是在领导闽粤边区三年游击战争时取得了辉煌的成绩,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1、组建闽粤边区特委,配合中央苏区反“围剿”斗争。为了打开局面,开展斗争,牵制国民党军队,中央决定将厦门中心市委领导下的漳州中心县委与福建省委所领导的饶和埔县委,及东江特委所领导的潮澄饶县委合并起来组织特委,直接归中央领导。应中央指定,受命担任中共闽粤边特委书记的黄会聪,于19344月中旬到达福建省的(南)靖、(平)和、(漳)浦县委(原漳州中心县委)所在地。5月成立临时特委,担任临委书记,8月正式成立中共闽粤边区特委,担任书记。11月,黄会聪等领导即用边区红军(红三团)和地方赤卫队500余人,在三坪埔尖山伏击前来“进剿”的福建省保安团沈东海部,毙敌30多人,俘80多人,缴获重机枪2挺,各种枪支100多支,军用品30多担,主动显示闽粤边红军的力量,逼使国民党急调重兵驻守闽南,对牵制国民党军队,支持中央红军长征起了一定作用。之后,黄会聪继续致力于在闽粤边区开展游击活动,继续牵制国民党军队的部分兵力,有力地支援了中央苏区和邻近游击区的战争。

      2、坚持三年游击战争,开创闽粤边区兴盛局面。红军北上抗日后,国民党又调中央军第八十师、粤军第九师等部以及地方民团一两万人,对闽粤边苏区采用“驻剿”和“分进合击”并用的战术,到处烧杀抢掠,并对苏区实行经济封锁,禁止粮、油、盐和日用品进入;同时对苏区村庄移民并村,围篱打栅,进一步强化保甲制度,妄图割断红军游击队与人民群众的联系。面对敌人种种残暴野蛮“清剿”措施,黄会聪临危不惧,根据当时敌我双方的实际条件,紧紧依靠红军游击队和广大人民群众,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避敌主力,出击外线,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开辟新区,扩大苏区,并同意苏区群众接受移民,同时组织党员革命群众伴随移民,把工作做进大村,逐步变壮丁队、守望队为抗日义勇军,在逆境中发展壮大革命力量,不断取得可喜的胜利。三年中,闽粤边区特委和红军游击队在逆境中发展,在反“清剿”中壮大,始终保持红旗不倒,在边区保存着一大片有战略意义的原有游击区域,成为南方八省十五块游击区之一,而且又恢复和扩大了靖和浦、云和诏、潮澄饶游击区,做好漳城白区工作,并把它们连成一片,其范围东至海岸,南迄广东潮澄饶边界,北到漳州城郊,西临闽西,纵横五六百里,成为了南方游击战争中的重要革命根据地,延伸到抗日战争时期成为中国共产党在南方的战略支点之一。在此期间,发展壮大党的基层组织,锻炼和造就了一大批忠于党、忠于革命,有丰富斗争经验的党政军干部,最后输送400多人的抗日战士编入新四军,开赴苏皖前线抗日,并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成为一支劲旅,为人民解放事业建立了不朽功勋;而留下的武装人员则坚持原地斗争,恢复与发展了白区工作到解放战争时期,发展建立成闽粤赣边纵队第八支队,有力地配合了南下解放大军,为全闽南的解放作出贡献。19375月,毛泽东在延安接见参加南方工作会的代表方方时当面表扬的“你们三年的苦斗有很大的功绩”,就包括对黄会聪领导的闽粤边三年游击战最大的肯定和赞扬。

      3、建立抗日反蒋统一战线,为闽南国共合作谈判奠定坚实基础。在与中央失去联系,独立领导闽粤边工作之时,黄会聪经常利用沿海信息灵通的条件,通过厦门、漳州、汕头出版的报纸了解国内外形势,从中分析判断,采取相应的对策,引领全区胜利前进。每当有了重大发现,黄会聪都能及时写文章发指示,宣传党的主张,做好党内政治思想工作,力争与党中央保持政治上的一致。华北事变后,黄会聪领导的特委就根据华北事变后民族危机加深和抗日民主运动走向新高潮的形势,适时地提出在闽粤边地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口号,普遍地组织抗日义勇军,开展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193512月,黄会聪在闽粤边区特委尚未接到党中央《八一宣言》的情况下起草《坚决的为着开展反日的统一战线而斗争》这一重要方针政策性文件,而起草之日正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瓦窑堡召开会议确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方针新策略之时。黄在文中所提出的关于建立抗日反蒋统一战线的各项主张,同《八一宣言》和党中央政治局瓦窑堡会议决议的精神是基本相符的。这在当时历史条件下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之后,他又紧跟时局,于19364月,在《战斗报》上发表了《福建危机与党目前紧急任务》一文,号召“一切不愿当亡国奴的人们,不分党派、宗教、信仰、姓氏,在反日旗帜下团结起来,开展广泛的民族战争”。是年6月,两广事变发生,他即及时调整特委的策略,把红三团、独立营等边区红军队伍改编为闽南抗日第一、第三和第五支队,并成立漳州抗日义勇军总指挥部,摆开抗日的阵势。同时,提出不再捕捉富农和争取国民党下层官兵的策略。所有这些,在南方各游击区中,都是首创的。这些做法,为后来闽粤边区率先实现国共合作打下了基础。正是由于黄会聪较早地提出了符合党中央新精神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策略,所以使闽粤边区党领导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走在南方各省红色游击区的前头,所取得的成绩也是十分显著的。

      二、黄会聪的作风特色

      1、临危受命,勇挑重担。19341月,六届五中全会后,临时中央决定建立闽粤边特区,直接归中央领导,并指定黄会聪为特委书记。其任务是:在闽粤边区猛烈开展游击战争,尽力牵制国民党东线部队,以减少其对中央苏区的压力,粉碎敌人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此时闽粤边区红军兵力与国民党兵力十分悬殊,只有几百人的闽粤边区红军如何抗衡成千上万的国民党军队,对黄会聪而言,不止是挑战,更大的是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黄会聪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勇敢地挑起领导边区作战重担,确实不容易。特别在国民党调中央军第八十师、粤军第九师等部重兵压境时,黄会聪仍然一往无前,面对困境,依靠红军游击队和苏区群众,英勇机灵地打出外线,彰显了其坚定的革命信念和机灵的应对能力。正是黄会聪全力率领闽粤边区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浴血奋战了三个春秋,积蓄了不灭的斗争火种,并在南方保存着一大片有战略意义的苏区和游击根据地,取得重大成就。所以说,黄会聪功不可没。

      2、依靠群众,战胜困难。黄会聪深知,只有团结全体党员,依靠群众,才能在敌强我弱下取得完胜。因此,在敌人企图割断红军游击队与人民群众的联系时,黄会聪领导特委制定了在强敌进攻下,避开锐敌,突出封锁线,迂回打击敌人,开辟新区,扩大游击根据地。针对敌人的全面经济封锁,特委领导军民在根据地内积极发展生产进行经济建设,并采取多种集资形式创办消费合作社,增加供应,度过难关,也使军民更加同心。针对敌人的“移民并村”和强迫群众“自新”,黄会聪采纳五南区区委书记朱曼平在当地创造的反封锁反移民经验,采取灵活政策,如批准共产党员在不暴露政治身份的前提下,可以同群众一起在“自新书”上集体签名,跟群众一起下山,在移民后尽可能保持组织联系;已进入新移民村的党员和积极分子组织起来,在敌据点内部发动群众,争取“守望队”和“壮丁队”,使其逐步变“白色”为“红色”,变敌人的炮楼为“白皮红心”的炮楼。特委还特别注意领导白区民众的斗争,在总结潮澄饶、饶和埔苏区经验教训的同时,及时地改正了过“左”政策。在阶级路线上,及时纠正把富农打成土豪,把中农打成富农的偏差。在苏区土地问题上,总结了饶和埔、潮澄饶盲目急于分田的失败教训,批评那些扣留反对分田并将反对者施以严刑拷打和审问的做法,改为提出群众最易接受的三抗(抗捐、抗租、抗债)、两分(分米、分谷)的行动口号。正确的方针政策发挥了威力,广大群众利益得到保护,红军游击队也得到群众的拥护,并在斗争中依靠群众,排除困难,不断前进。

      3、总结教训,改进作风。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即使是伟大的人物,也难免犯错误。特别是在革命初期,没有经验,难免会犯错误。只有敢于正视和承认错误,善于总结经验教训,才不至重蹈覆辙。黄会聪善于总结经验教训,在发现工作中错误时,不隐瞒,不回避,敢于进行严格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如对待“肃反”一事,19337月,黄会聪以厦门中心市委巡视员的身份到漳州视察时,由于国民党漳州“剿匪”大队长张观澜使用反间计,在没有很好地了解事情真相时,即集中红三团在程溪上坪开展“肃反”,导致红三团副团长王奕修自杀等错案发生。边区独立营成立后,一些原来从浮凤苏区过来的红军战士急于回浮凤苏区,夺回被国民党占据的家园,他们对改编和开辟新区,思想有所抵触,少数战士对斗争失去信心,而这些被误解为“社会民主党”企图阻止红军“哗变”。于是,193623月间,闽粤边特委在机关和基层开展“肃社党”运动,错杀了谢卓元、李敬波、张华云等一批同志。可以说“肃反”斗争从部队发展到地方,先后错杀数百人,基层党组织的力量和红军游击队的战斗力受到严重削弱。知错能改,善莫大焉。1936年四五月间,黄会聪接到云和诏特派员张敏关于云和诏边区开展“肃社党”情况的报告,尤其是接到云和诏县委机关工作人员卢叨的上诉书后,感到事态的严重,于是将还被扣留的五六十人重新审查,发现不少是被诬告逼供造成的冤假错案。在痛心反思后,黄会聪及时地以特委名义给各级党组织发出了指示,要求立即纠正这一错误,将那些还被扣留的同志全部释放。他还在特委机关报《战斗》上写了《论独立营与云和诏党的肃反工作》,对这一事件所出现的错误进行了批评。自此,大规模的“肃社党”运动才告停止,党组织和红军队伍战斗力又逐步增强。可以说,黄会聪是一个敢于担当、能够吸取教训,及时改进作风的领导人。正是黄会聪能够重新认识,及时改正,革命才能转危为安,继续前进。

      4、重视根本,抓好党建。发展壮大基层党组织,保持党的队伍的先进性、战斗性,是战胜敌人的三大法宝之一。黄会聪深知只有抓好党的建设,才能推进闽粤边区革命工作。为此,他以身作则,全身心投入闽粤边区党的建设,夜以继日投入工作,即使在重病期间,也毫不放松。

      一是文件要同党员见面。由于闽粤边党组织是在农村游击战争环境下建党,且发展速度快,到19366月,就发展了1400多名党员,很多党员不识字。因此,黄会聪要求每个支部要把文件在支部会上读给党员听,并在会上研究执行,而不是看过就完。

      二是开展革命竞赛。为了发展和巩固党组织,黄会聪领导特委在靖和浦苏区开展革命竞赛,订立条约,通过评比方式调动党员干部群众的积极性,把组织发展目标具体化,这一革命创意成为鼓励发展党员参与建立和巩固党组织的有效途径,使闽粤边的党组织得到迅速发展,并在革命斗争中不断发挥堡垒作用,至1936年,闽粤边建立了150个左右的新支部,大部分支部能够很好地在群众中起到领导作用。

      三是抓好党员教育。多次在会上或是以文件的形式,强调思想教育的重要性。尤其注意对新党员的教育,督促各级党组织做好这项工作。在进行马列主义的思想教育的同时,黄会聪还十分重视党的干部教育,在闽粤边临委成立时,即着手培训干部,在靖和浦举办县、区级党员干部训练班,并亲自讲课。同时,各区也分别举办支部书记培训班,这些都为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准备了骨干力量。

      四是注重宣传教育。特委成立党报编委和印刷处,创办报纸刊物对内编发《战斗》报,作为特委机关报;对外则发行《工农报》,广泛宣传教育群众,力图“使党每一个主张与口号都传到群众中。”正是由于他带领的闽粤边特委重视理论学习和宣传教育工作,使大多数党员干部、革命战士能够树立共产主义理想,坚定革命必胜信心,在强敌和险恶环境面前,团结一致,英勇机灵,坚持斗争到底。

      五是培养提拔新干部。在敌强我弱斗争激烈的环境中,干部问题对革命的进、退,兴、衰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因此,他带领特委从坚决开展游击战争中,从领导农民抗捐抗租斗争中,从发动工人斗争中,从反日反蒋运动中,去发现人才、提拔干部,并不断提高干部的理论水平和领导能力,从而更好地适应各个战线上的需要。

      总之,由于黄会聪能够带领特委紧密依靠边区党员、红军和广大人民群众,狠抓自身建设,才能在与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仍能独立地领导边区获得较快发展巩固,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闽粤边三年游击战争的光荣的一页。黄会聪英雄形象也将光照人间,激励后人前进,并将为后代的爱国者们所深深怀念。

     

      注释:

      [1]何鸣:原名何君熙,海南万宁县人。1903年出生,1927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30年代初,辗转来到厦门、漳州等地参加革命斗争,为闽南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闽粤边区游击战争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193610月,任代理特委书记。之后代表中共闽粤边特委和红军游击队与国民党政府一五七师谈判合作抗日,并达成“政治协定”。但由于缺乏警惕,右倾麻痹,致使红军游击队被缴械,并被一五七师挟持。后在党组织的联络和交涉下回到组织,19396月,在新四军军部被审查处决。

      [2]张敏:1908年出生,广东澄海人。1923年投身农运。19376月,因何鸣被捕,接替何鸣任闽粤边区特委代理书记。由于缺乏经验,导致闽南红军在716日“漳浦事件”中被包围缴械。同日,在诏安“月港事件”中被捕,20日牺牲。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