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史料荟萃 > 正文
  • 近代漳州社会和反帝反封建斗争
  • 2013-12-31 来源: 作者:
  •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帝国主义列强凭借坚船利炮打开中国的大门,强迫腐败无能的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迫使中国割地、赔款、开埠、通商,取得在中国的许多特权。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人民一步步被推入苦难的深渊。

    由于漳州与被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的厦门仅一水之隔,境内九龙江直奔厦门湾入海,水运交通便利,因而成为外国入侵者觊觎的目标。鸦片战争后,外国资本主义势力在厦门纷纷设立商行,漳州市区、石码等地也设有英国、美国、德国、日本的代理商行20多家。在外国商品大量输入的情况下,漳州各地的手工业、纺织业、航运业受到严重打击,致使大批手工业者、航运业者破产失业,农村经济日益萧条。

    西方列强除了输入洋货外,还将大量鸦片贩运到漳州。他们与本地不法商人勾结,在漳州城乡遍设烟馆,公然贩卖鸦片。据载,龙溪县石码曾一度鸦片烟馆遍及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吞云吐雾的烟民,不仅使人民健康受到严重摧残,而且造成大量的白银外流和银价上涨,社会危机日趋严重。

    西方列强在对漳州大肆进行商品输出、贩毒的同时,还大批地掠卖契约华工。从1845年至1853年,与漳州仅一水之隔的厦门成为殖民主义势力掠卖契约华工的中心,从厦门出口的华工来自福建全省及邻省地区,而以闽南各县为主。外国人贩子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不惜采取种种卑劣手段贩卖华工。《古巴华工事务》记述了契约华工龙溪县人陈三、庄九,海澄县人钟德基、郑阿景等人被拐卖当猪仔的悲惨遭遇。据查,当时漳州一带被骗当苦力的华工有6万多人。

    西方列强还以传教名义,对漳州进行文化侵略。他们以厦门为基地,向闽南各地辐射。不仅在漳州、石码等重要城镇传教,还深入到各县的偏僻乡村。外国传教士披着宗教外衣,以传教布道为名,肆无忌惮地侵害漳州人民的利益。1903年和1905年龙溪古县及漳浦等地发生过震动全省的西方传教士勾结地方官吏欺压当地乡民的教案,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和反抗。

    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对漳州的掠夺侵略,给漳州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严重地阻碍了漳州社会的发展。

    在帝国主义列强对漳州进行经济、政治、文化侵略,使农村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遭到严重破坏的同时,农村中封建剥削的代表——地主阶级,不仅凭借其占有大量土地对农民进行残酷的剥削,而且还同买办、高利贷资本剥削相结合;更有反动政府不顾人民死活,横征暴敛,使漳属各地城乡百姓流离失所,投生无路。

    清末民初,漳州各地的封建地主主要把土地租给农民,攫取高额地租。他们多数又身兼高利贷者或商人,往往在青黄不接之时,以高利贷或放谷青等手段对农民进行盘剥,同时还经营投机生意,贩卖洋货,从中牟取暴利,并用搜刮来的资本进一步兼并土地和经营高利贷,因而土地便越来越高度地集中于他们手中。随着土地日益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地租率也不断提高,有的高达三七五五开。豪绅地主还经办捐税、夫役进行剥削,由于官府历来把捐税、夫役往下包,大豪绅又包给中小豪绅,经过层层包办,逐级加码,派到农民头上就得增加一倍以上。特别是民国初年,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又因军阀连年征战,从漳州过往的军队特别多,拉夫派役几乎隔日不隔月,挑夫完成徭役后,又常被关押以备下次之役,这便给地主豪绅一次又一次发财的机会,仅直接经办徭役的豪绅地主每人每年单此项剥削就多达数千元。

    20世纪20年代,反动军阀又轮番对漳州进行残暴统治。1920年底,粤军奉命回粤讨伐桂系后,漳州沦入军阀李厚基手中。192210月,李厚基被逐出闽后,皖系军阀王永泉入主福建。19234月,直系军阀孙传芳、周荫人入闽,投靠孙传芳的反动军阀张毅开始对漳州人民进行血腥统治。

    张毅霸据漳属四载,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以中饱私囊。当他192611月因北伐军入漳而逃离漳州时,即运走现洋280余万元。为了更多地聚敛财富,张毅还在漳属各地逼迫百姓遍种鸦片,征收烟苗捐,盘剥、压榨漳州人民。19251月,张毅在漳浦勒迫烟苗捐,农民无力支付,张毅借口抗纳,派兵剿洗东区,焚掠300余村,人民受害达2万家,被杀千余人。张毅还在漳属设立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有花捐、烟捐、赌捐、田亩捐、酒捐、香烛冥纸捐,就连烟筒、屎桶都要纳捐,据查共有80多种。百姓忿恨地说: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只剩屁无捐

    鸦片战争之后,资本帝国主义与中国封建势力相勾结,对劳动人民进行敲骨吸髓的压榨,造成了近代漳州人民的穷苦,社会生产力发展遭到严重阻碍。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双重压迫下,漳州人民苦不堪言,加上自然灾害频发,走投无路的劳苦大众,只好奋起反抗,走上了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道路。

    18535月,海澄爆发了小刀会起义。黄位、黄得美等率6000多人于511攻克海澄县城,14日攻下石码,17日攻占漳州和长泰。18日,黄位等人率义军3000余众,分乘35艘蓬船,沿九龙江而下,进攻厦门得手。随后又连下同安、安溪、漳浦、琯溪、云霄、东山等地。一时间,起义军威振闽南大地。118,在清军的重兵围攻下,厦门失守。1854年正月,黄位转往漳浦、漳州,6月转战台湾基隆,但不久失败。起义军余部一直在海上坚持斗争到1858年,最后因弹尽粮绝,不得不把船开往新加坡等地避难。

    闽南小刀会的反清斗争虽然失败了,但是他们的斗争为太平军攻占漳州创造了条件。1864104,太平天国侍王李世贤率部从江西进入福建,直插闽南,迅速占领平和、云霄、南靖、漳浦等县后,挺进漳州城,建立了政权。太平军占领漳州地区后,颁布各种法令,保护农商,恢复生产,赢得了广大漳州人民的支持。然而,在强大的中外反动势力联合围攻下,太平天国在福建建立的一个重要根据地——漳州,终在1865515被清军攻陷。

    1900年后,漳州人民对外国传教士利用布道、传教在闽南犯下的罪行奋起反抗。漳州、诏安、漳浦、龙溪等地,开展了反传教的斗争,当地民众愤恨传教士与教徒的霸道,群起拆毁教堂、教会医院。这些斗争,尽管其组织形式、斗争手段不尽完善,但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帝国主义侵略势力。

    19111010,武昌起义胜利后,各地革命党人纷纷响应,反清浪潮激荡全国。1111,漳州的革命党人赶往汀漳道台衙门,迫令清兵缴械,随即在明伦堂升起同盟会会旗,宣告漳州光复。

    1920年后,李厚基、张毅等大小军阀的残暴统治,更是激起漳州人民的强烈抗争。在李厚基统治时期,云霄县西北区农村组织了联乡自治,抗缴北洋军阀的苛捐杂税,使全县3/5的地域、数百个村庄先后加入联乡自治组织。19211210,该组织领头人黄庭经还率众直取县城,袭击驻军,给北洋军阀以沉重打击。

    1923年,张毅在漳浦强派国债,激起乡民反抗。翌年秋,漳浦农民组织乡团,武装抗捐,斗争坚持数月,农民武装一度还攻入县城扣押县长许仁寿。张毅派兵反攻县城时,农军与之在旧镇激战两天,终因力量对比悬殊,在军阀军事进攻面前,控制乡团武装的封建绅士妥协投降,而告失败。

    19266月至8月,南靖塔下、曲江、长教等地农民因拒绝种植烟苗,自发起来斗争,武装抗击张毅的横征暴敛,杀得张毅所部死伤数十人,强烈地冲击着封建军阀的暴虐统治。后来由于反动军阀的疯狂镇压而失败,三乡农民被杀或缺粮断炊致死亡者不计其数,许多民房被烧毁,灾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纷纷离开故土,逃往南洋谋生。

    漳州各地一次又一次的群众性自发斗争,都因为没有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没有先进的理论作指导,最终都遭到反动统治的血腥镇压和杀戮。无数革命志士的鲜血,染红了九龙江畔辽阔的土地。近代漳州的社会历史状况,既是长夜的黑暗,又是血腥的悲壮。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漳州大地的群众斗争,正期待着中国共产党的正确引导。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