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云霄 > 史事纵横 > 正文
  • 红军奇袭云霄城
  • 2014-12-27 来源: 作者:
  • 朋友,你看过电影《小城春秋》吗?也许,那严密得当的军事部署和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尚萦绕在你的脑际,其故事原型就是陶铸同志亲自指挥的厦门劫狱行动,时任漳州特别行动委员会书记的云霄籍革命先驱陈元宰同志也参与这次劫狱行动,负责后勤接应工作。无独有偶,在三年游击战争时期,红军也曾深入云霄城区,实施袭击行动,陈元宰同志参与了前期策划工作。

    1936年6月28日,红抗第三支队在攻打云霄县白泉村时失利,损兵折将。8月间,闽粤边特委召集红抗第一、第三支队领导人在梁山召开会议,酝酿打一个漂亮仗以鼓舞士气,振奋民心,会上研究决定袭击云霄县城,一者可以打乱敌人的军事部署,迫使正在“围剿”尪仔石山革命根据地的敌七十五师两个团撤兵回防;二者可以筹款,解决部队冬衣,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可以考虑破监救人。会后,各项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正在家乡养病的陈元宰抱病上乌山寻找党组织并与闽粤边特委常委红抗第三支队政委何鸣取得联系,提供了云霄城区图和突击白区中心城市的经验;红抗第一支队支队长卢胜同志带领地下工作人员陈文叶同志化妆潜入云霄城区实地进行侦察,选定城外闹市区的洪利钱庄和豫通钱庄作为攻击目标;通过各种社会关系,基本上摸清了县城敌兵布防情况:七十五师1个连约70余人,控制着县城西北面制高点望安山炮楼,战斗力较强,云霄县保安大队约80多人,分驻享堂、县府、武庙等地,警察20多人,负责维持治安,驻防力量相对空虚。

    1936年9月3日(农历七月十八日)拂晓时分,何鸣带领红抗第一、第三支队主力悄悄从宜谷径来到将军山麓,埋伏在县城西门外约两里之遥的甘蔗林里;红抗第三支队中队长陈高顺带领一个中队从梁山出发,埋伏在县城北门附近的鹅江后;从红抗第一、第三支队抽调了40多名班排干部和老战士组成突击队,由卢胜亲自指挥,实施突击任务。

    卢胜将突击队分为三组,于天亮后装扮成赶集农民,有的装扮成卖柴草的,有的装扮成卖蔬菜的,陆续从西门进入县城。这天恰好是“中元十八福”,进城贩卖农产品和土特产的农民特别多。突击队员把长枪藏在柴草里,短枪别在裤腰上,从从容容经过西门岗哨。进城后,兵分三路:中队长陈松带领一组突击队员进入成利号(楼上是洪利钱庄),队员们手执麻袋、扁担,假装要购买豆饼和肥料;另一组突击队员蹲在豫通钱庄大门外,极其认真地与行人讨价还价叫卖着蔬菜;卢胜则指挥挑柴草的突击队员把柴草堆放在西河街路口,占据当街有利地点,接应、掩护另两组突击队员,他们慢慢地咀嚼着鲜龙眼,看似在耐心等人,实则在严密监视着往来行人的一举一动……

    早7时左右,进城赶集的农民越来越多,与上街采购过节物品的居民互相混杂,熙熙攘攘,十分拥挤,突击队员混迹于人群之中,并不起眼。但此时却发生了一件不该发生的事,一位红军战士在弯腰拾物时,不慎露出了裤腰上别着的驳壳枪,两名警察当即上前盘问,红军战士见已无法躲避,便厉声喝道:“我是红军,你敢怎样?!”趁两名警察尚未回过神来之际,迅速拔出驳壳枪,击毙了其中一个,另一个撒腿便逃。枪声一响,街上的行人四处奔逃,十分混乱。怎么办呢?离约定动手时间9点钟尚有一个多钟头。卢胜当机立断:提前动手!掩护小组立即从柴草茬里抽出长枪,以柴草作掩体,迅速控制了西河街三叉路口。

    正在成利号周围活动的那一组突击队员,在陈松带领下,迅速冲上二楼,洪利钱庄的职员们尚未弄清是怎么一回事时,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的脑袋,红军战士喝令他们把钱交出来,一个职员哆哆嗦嗦地把柜台上的钱扫进袋子里交给红军战士,就是没人动身去开保险柜。“快,把保险柜打开!”陈松提高了嗓门,职员们面面相觑,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身上。一位战士走上前去,揪住那白胖个子的领口:“你就是经理,快把锁匙交出来!”那人吓得脸都变色了,乖乖地从裤腰上解下锁匙,打开保险柜,红军战士把保险柜里的银元和钞票全部囊括,把钱庄里的枪支弹药也一起收缴。整个过程不足10分钟,干净利落,突击队员带着战利品,押着三个俘虏,快速撤出钱庄。事后方才得知,那白胖男子只是个司帐,不是经理,经理趁乱从后门溜走。

    正在豫通钱庄门口假装卖菜的另一突击小组,迅速冲进钱庄,逮住了两个“头家”,正待缴款时,遭到钱庄警卫的袭击,一名红军战士遭了黑枪,两个“头家”趁红军战士去救护伤员之机逃之夭夭。由于敌人占据着钱庄周围楼房的有利地形,又躲在暗处打黑枪,难于对付,只得撤出豫通钱庄,无功而返。

    埋伏在城西甘蔗林里的何鸣,一听到枪声提前打响,情知有变,立即派出两个中队佯攻西门,牵制望安山驻敌,自己带领其余人马,按预定作战方案,飞奔前埔路口接应入城的突击队员。埋伏在城北鹅江后一带的陈高顺中队,一听到城内枪声,立即出击北门,联合牵制望安山守敌。

    城内的敌人一听到枪声,也是闻风而动:驻望安山炮楼一带的敌七十五师主力连,因受到我军西北两面牵制,脱身不得,只得居高临下,利用机枪火力封锁西门和北门,阻止我军的进攻;县保安大队紧急集合人马,倾巢而出,直扑事发地点。

    再说卢胜这一路突击队的情况:当袭击洪利钱庄和豫通钱庄的两路突击小组相继返回时,县保安大队、警察和各路民团也相继云集到与西河街隔街相望的河闸头小城门一带,双方展开激烈的枪战,隔街对峙。卢胜暗暗忖度着:敌人来得太快了,我们必须尽快撤离!他命令两路突击小组先走,自己带领掩护小组打掩护。战斗中,卢胜左臂挂了彩,鲜血直流,仍然强忍着剧痛继续指挥战斗。约摸一刻钟后,卢胜指挥掩护小组边战边撤,巧妙地抓住敌人贪生怕死的心理,打几枪撤一段路,撤一段路再打几枪,唬唬敌兵。敌人冲又不敢冲,撤又不甘心,只好一路纠缠,跟在红军战士的屁股后面走。这样,从西河街到经堂口再到后汤村,红军战士且战且退,敌兵则是步步紧跟,双方拉锯了个把钟头。卢胜一行刚出后汤村,进入前埔村地界,就碰上了前来接应的何鸣,双方合兵一处,击溃了紧追不舍的县保安大队,取道演武亭返回宜谷径。红军撤出县城不到5分钟,阳下和莆美两个大村纠集的约500余人的壮丁队也赶到了后汤村,碰上了正在溃退的县保安大队,敌人自以为人多势众,胆子也就壮了,重新追出村庄,但红军战士已经远离县城,踏上归途了。

    这次战斗,由于红军战士不慎暴露目标而不得不提前行动,没有完全达到预期作战目的,但仍是一次成功的破袭白区城市的战例。红军从洪利钱庄缴获到银元300多块,钞票1万多元、步枪6支、子弹1箱。更重要的是,此役打乱了国民党当局的军事部署,极大地提高了红军的声威,造成良好的政治影响。红军奇袭云霄城的地位和作用,大致有三:

    第一,红军奇袭云霄城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军战士的士气,提高了红军的声威,提高了红军在人民群众尤其是白区群众中的政治影响。1936年6月初,根据闽粤边特委的指示,活动于乌山一带的独立营改称中国人民红军闽南抗日义勇军第一支队,简称红抗第一支队(支队长卢胜、政委吴金);活动于梁山一带的红三团改称红抗第三支队(支队长张长水、政委何鸣兼任)。闽粤边红军高举抗日救亡大旗,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去。由于红抗第三支队支队长张长水骄傲轻敌,致使白泉战斗失利,红军蒙受了不必要的损失,张长水本人也喋血白泉村。此次败绩,给刚刚组建的闽南抗日义勇军尤其是红抗第三支队蒙上了一层阴影。红军奇袭云霄城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红抗广大指战员,他们扬眉吐气,斗志昂扬。梁山革命根据地、乌山革命根据地的广大人民群众为自己的队伍打了个大胜仗而欢欣鼓舞,倍感自豪。白区群众也在纷纷议论红军,风传红军神兵天降、英勇善战。

    第二,红军奇袭云霄城的胜利,是一着“围魏救赵”的妙棋,打乱了国民党闽南当局的军事部署。时值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三省,虎视河北,蒋介石政府却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立场,即使在“两广事变”期间国民党内部发生争斗之际,国民党闽南当局也丝毫没有放松进攻革命老根据地,调集七十五师二个主力团“围剿 ”尪仔石山革命根据地。红军奇袭云霄城,打乱了国民党闽南当局的军事部署,不得不从平和调回部分兵力加强城防,并晓喻漳属各县加强戒备,严密防范。这样,敌人对尪仔石山革命根据地的军事压力大大减轻,起到了“围魏救赵”的作用。

    第三、筹措到一些经费,解决了部队给养困难。红军给养,一靠根据地人民群众的接济,二靠打土豪筹款。由于国民党苛捐杂税特别多,更由于国民党当局三番五次的“围剿”、劫掠与蹂躏,根据地人民生活十分贫困。尽管根据地人民节衣缩食,慷慨接济红军,但还是难以为继,部队给养十分困难。至于打土豪筹款,也是极其有限的,因为那样会激化矛盾,不利于统战工作,不利于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红军只能对个别罪大恶极、反动透顶的土豪劣绅动用武力。红军奇袭云霄城,深入虎穴擒虎子,开了红军深入中心县城袭击国民党经济目标的先河,筹到了数额可观的款项,暂解了部队的燃眉之急。

    斗转星移,时移事易。当我们再度回眸这段历史时,红军战士的豪气和胆气不觉跃然纸上,令人倍感亲切,倍感自豪!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