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云霄 > 史事纵横 > 正文
  • 三度鏖战泗近塘
  • 2014-12-27 来源: 作者:
  • 泗近塘是云霄县下河乡仙石村的一个小自然村,是乌山革命根据地里的一个重要红色基点村。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曾经发生过三次大规模战斗。我们平常所说的“泗近塘战斗”,是指1946年2月17日,王涛支队第四大队与国民党省保三团陈清河部激战,我大队长连大汉同志壮烈牺牲。另两次战斗分别是:1937年10月17日,重建后的红三团与国民党省保三团张闾中队、云霄县保安大队激战,红军大获全胜;1948年11月11日,云和诏武装第四大队痛击国民党云霄县自卫队。

    我们的红色基点村,跟泗近塘一样,都经历过三番五次的刀光剑影和无数次火与血的洗礼,革命成功的确来之不易!

     

    第一次泗近塘战斗

     

    1937年7月16日,发生了震惊全国的“漳浦事件”,红三团、独立营千余名指战员被国民党一五七师缴了械。事件发生当晚,卢胜、王胜、陈高顺等二十多人逃离虎口,在漳浦下布清泉岩集中,随后又有部分指战员陆续归来。在闽粤边特委支持下,宣布重建红三团,卢胜任团长。

    重建后的红三团再次回到乌山的怀抱,在根据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支持下,队伍迅速发展壮大,至1937年10月已拥有200多人枪,改称“闽南人民抗日义勇军第三支队”。为了支持闽南地区的军事斗争,谭震林、李德安带领一个加强排,从闽西来到闽南。但是,国民党当局认为缴械后的闽南红军已丧失战斗力,气焰十分嚣张,多次进犯乌山革命根据地,捕杀革命群众,焚毁革命基点村,劫掠财物,无恶不作。闽抗第三支队在根据地人民的强烈要求下,决定教训教训国民党顽固派。

    1937年10月16日,卢胜故意派一支小分队到车仔圩、下洞一带公开活动,战士们到处张贴标语,宣传抗日救亡道理,还严厉警告了一批反动分子,其目的在于引“蛇”出洞。果然不出所料,国民党省保三团张闾中队和云霄县保安大队听到风声后,立即联合出动,气势汹汹地扑向下洞村。当敌人临近村庄时,机智的红军战士及时撤出,让敌人扑了个空。因天色已晚,敌人当夜驻扎下洞村。

    第二天天还没亮,卢胜指挥战士们在泗近塘至大沙岗一带山上设下伏击圈,专等敌人来钻,并派出一支小分队去下洞村骚扰保安兵,诱敌深入。目空一切的保安队,竟然毫无戒备,长驱直入,紧紧尾随红军小分队直至泗近塘村。当小分队攀上山头与埋伏部队会合时,敌人正顺着山沟,排成一字形队列,穷追不舍。

    来得好!卢胜见敌人已全部进入伏击圈,一声令下,顷刻间,轻机枪、步枪、驳壳枪对着敌群怒吼起来,一颗颗手榴弹在敌群中炸开了花……闽抗第三支队与闽西武装排并肩战斗,居高临下,痛击保安兵。敌人被打得昏头转向,乱作一团。卢胜命令号兵吹响了冲锋号,红军战士个个如猛虎下山,奋勇杀向敌阵。敌人胆怯了,抱头鼠窜,仓惶后退。红军战士乘胜追击,把敌兵追杀至下洞一带。

    这次泗近塘战斗,是红三团重建后的第一仗,旗开得胜,政治影响良好,彻底戳穿了国民党闽南当局所谓“闽南红军已被消灭”的谎言。人民群众欢欣鼓舞,奔走相告:“红军还在!红军还在!”、“红军在泗近塘、大沙岗打了个大胜仗!”乌山人民斗志昂扬,踊跃报名参加红军,闽抗第三支队迅速发展至300多人。1938年1月,闽抗第三支队改编为新四军二支队四团一营,奔赴苏皖抗日前线。

     

    第二次泗近塘战斗

     

    1946年2月16日,为了惩治作恶多端的国民党驻仙石省保三团陈清河中队,闽南地委书记陈文平和王涛支队第四大队大队长连大汉带领第四大队一百多名指战员,从巍峨的乌山来到仙石下寮村,隐蔽在后面山竹林里,进行战前准备。

    当晚,游击队兵分两路:一路由陈文平带领张国文短枪班到陂下打石村镇压了反动分子吴维仪,随后折回泗近塘,故意派两名群众手执火把飞奔仙石新楼村,向保安队报告:“游击队下山来了!”其目的在于引“蛇”出洞。另一路由连大汉带领,埋伏在仙石新楼村对面石厝自然村附近的山上,设下伏击圈,准备伏击出洞之“蛇”。但狡诈的陈清河接到“匪情”报告后,按兵不动,连大汉与战友们空守了一夜。

    第二天(2月17日)拂晓,连大汉把队伍撤出伏击圈,到泗近塘村与陈文平会合。陈文平见同志们都很疲劳,放松了警惕,让大家到泗近塘对面山上的小树林里休息。

    事情出乎意料,陈清河中队于大清早倾巢而出,兵分三路扑向泗近塘。约九时许,一队保安兵突然从泗近塘厝后山顶偷袭过来,在山顶上架起两挺轻机枪,居高临下,向我军驻地猛烈扫射,几名战士应声倒地。其余两路保安兵在反动分子张大溪、张诏安带路下,悄悄向我军驻地包抄过来,前堵后截。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连大汉镇定自若,命令李仲先带领一个班抢占石仔岗山头制高点,阻击侧翼来犯之敌;命令潘金德带领大部分人马,保护地委机关撤离阵地。连大汉自己率领张国文短枪班,抢占泗近塘对面山高地,正面阻击来犯之敌。

    连大汉他们先敌一步,抢占了山头制高点,巧妙利用山上稀疏的树木作掩体,居高临下,向敌人猛烈开火。很快地,大部分敌人被吸引到连大汉他们这边来了,这为地委机关的安全撤离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敌人凭借人多势众和武器精良,在猛烈机枪火力掩护下,向我方固守的阵地步步进逼,双方展开了激战,这里成为第二次泗近塘战斗的主阵地。

    酣战了一个多钟头,地委机关和大部分指战员已撤离危险地带。左侧山头上李仲先那个班,因抵挡不住敌人的猛烈进攻,也撤出阵地。所有的敌人向连大汉他们固守的主阵地蜂拥而来,连大汉和短枪班的战士们陷入敌人的重围之中。更可恨的是,敌人开始放火烧山了,逼得连大汉他们再也无法在山头上坚持了!

    连大汉临危不惧,毅然下令:冲锋突围!在大队长的指挥下,战士们不怕牺牲,奋勇向前,对着敌群猛冲猛打,边战边撤。经过几番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大部分战士冲出了重围,阵地上只剩下大队长连大汉、短枪班班长张国文和警卫员罗阿猫。

    当敌人再一次冲上来时,连大汉果断命令张国文、罗阿猫:“你们快冲,我掩护!”连大汉抡动双枪,左右开弓,对着敌群猛烈开火。不幸的是,连大汉的腿部连中了好几颗敌人的机枪子弹,整个身子都趴了下去。

    正待突围的张国文见状,上前搀扶大队长。连大汉睁大双眼,声色俱厉地喝道:“别管我,快冲!”连大汉咬紧牙关,硬撑着坐了起来,挥舞着双枪,再次撂倒了几个冲在前面的敌兵,吓得敌人纷纷后退……趁着这当头,张国文、罗阿猫手抱着头,滚下山坡,逃离了虎口。

    连大汉独自坚守山头,继续与敌人激战,身中数弹后壮烈捐躯。

    第二次泗近塘战斗,连大汉同志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在泗近塘的群峰之中竖起一座共产党人大无畏革命精神的丰碑。

     

    第三次泗近塘战斗

     

    1948年11月8日,云和诏武装第四大队(大队长张章言、副大队长张国文、政委赖其生)在闽南地委副书记陈文平率领下,转战泗近塘一带山区,与敌周旋,诱敌出击,伺机痛击国民党保安队。

    敌人侦悉到游击队行踪后,如获至宝,立即集结大量兵力。11月12日,敌人兵分三路向泗近塘至七高石示、一带扑来:一路是驻仙石的省保安三团陈清河中队,从洞仔山面搜索过来;一路是驻上坂的省保安三团王文芳连,从三坑山面绕道而来;一路是驻车仔圩的云霄县自卫队,从石仔岗、大沙岗一带开拔过来。三路敌兵,乍看气势汹汹,实则各怀鬼胎,既想抢“头功”,又怕遭伏击。

    陈文平和张章言得到敌人将向泗近塘至七高石示、一带“分进合击”的情报后,决定惩治惩治来犯之敌。但先打哪一路呢?经分析:车仔圩方向的云霄县自卫队,战斗力较弱;其次,该敌因未曾遭受我军重创而趾高气扬,总想与游击队较较劲,便于我们诱敌深入而伏击之。因此,我军决定避强击弱:以小部分兵力会同武工队、民兵和当地群众,抢占有利地形,虚张声势,阻击、牵制仙石和上坂两路来犯之敌;集中第四大队和张水满东路工作团的大部分兵力,全力攻击车仔圩方向的敌兵。

    晌午时分,仙石和上坂方向的敌人仍在磨磨蹭蹭,似走非走,而车仔圩方向的敌人却按捺不住,倾巢而出,他们一行70多人,出车仔圩过担椅仔鞍,趟过一条溪,大摇大摆地进入大茅坪村……这一切,都被守望在石仔岗附近山上的武工队员看在眼里,并迅速向陈文平作了汇报。

    来得好!驻车仔圩的云霄县自卫队果然自投罗网来了!陈文平、张章言、张国文商量后,决定在敌人返回车仔圩途中伏击这股来敌,并迅速进行了战斗部署:由副大队长张国文带领一个小分队,埋伏在担椅仔鞍;由参谋长郑洪带领一个班和张水满工作团的十多名战士埋伏在石仔岗后面大岽山制高点;陈文平、张章言带领警卫班坐镇伯公鞍指挥作战,这里可以将大沙岗、石仔岗至担椅仔鞍一带尽收眼底,整个战场形势了若指掌。

    敌人在大茅坪村折腾了一阵子,毫无所获,旋即奔向梅林村,也扑了空,只好折回大沙岗,企图在泗近塘至七高石示、一带倒打一耙后,再从担椅仔鞍返回车仔圩。但是,愚蠢的敌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已经落入游击队设下的伏击圈!敌人一进入大沙岗地界,指挥员一声令下,埋伏在大岽山山顶严阵以待的我军指战员,立即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机关枪、步枪、驳壳枪一齐怒吼起来,一颗颗手榴弹披头盖脑地甩向敌群。自卫队毫无戒备,被打得昏头转向,溃不成军。战斗中,参谋长郑洪挂了彩,退下了火线。

    正在伯公鞍山上坐镇指挥的大队长张章言见状,立即飞奔前沿阵地,亲自指挥战士们追击逃敌。战士们见大队长来了,斗志更加昂扬,居高临下,向着敌群猛冲猛打。张水满工作团的两位战士张士久、张玉宇打得尤为英勇顽强,他们端着土造步枪,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边冲边连声高喊:“冲啊!冲啊!”这阵势,把贪生怕死的自卫队吓住了,急急忙忙向担椅仔鞍方向奔逃。我军战士在后面紧追不舍,高声呐喊……敌兵越发惊慌,拼命奔逃,他们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不能跑得快些快些再快些……其实,这70多名自卫队的官兵们哪里知道,在后面英勇追击的我军指战员,竟然不足30人!

    当敌人逃至担椅仔鞍时,惊甫稍定,正想歇息歇息,但副大队长张国文带领的小分队已在这里恭候多时了!敌人一露头,张国文立即下令开枪射击。这下子,敌人真的是吓坏了,个个如惊弓之鸟,没命地奔逃,连开枪还击的勇气都没有了!战士们乐了,穷追猛打,象赶鸭子过岸一样,把云霄县自卫队这群蠢鸭一直赶到车仔圩庵后。这一仗,共伤敌6人、俘1人,缴获子弹100多发。

    仙石方向的敌人,听到泗近塘、七高石示、一带喊杀连天,赶来增援,半路上踩中我军预埋的地雷,被炸死炸伤10余人,又遇武工队和民兵阻击,只得原路返回;上坂方向的敌人,在三坑一带被武工队和民兵缠住,也无法脱身前来增援,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云霄县自卫队被围被打。

    这次泗近塘战斗,是在闽南支队主力出击外线、云和诏地方武装独当一面的背景下打响的,打得酣畅淋漓,大快人心,打出了云和诏地方武装的军威!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