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霄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云霄 > 史事纵横 > 正文
  • 云霄武工队
  • 2014-12-27 来源: 作者:
  • 解放战争时期,在云霄的和平、下河一带,活跃着一支特殊的武装队伍,它不同于正规的游击队,也不同于民兵组织。这支队伍就是闻名遐迩的云霄武工队,队长的名字就叫吴有水!时至今日,武工队的故事仍然脍炙人口,广为传颂。

    智缴枪支

    坪坑大捷后,闽南地委决定组建闽南特委武工队云霄分队,卢叨把这副重担交给了吴有水,但卢叨一支枪、一颗子弹也没配备给他。

    吴有水同志是下河区安吉乡树村(今和平乡树村)人,1936年3月参加卢胜、吴金领导的独立营,1937年7月“漳浦事件”后跟随卢胜逃出虎口,重新回到乌山的怀抱,与世吉区区委书记张日春同志朝夕相处,一起搞地下工作,具有坚强的党性和丰富的对敌斗争经验,在棪树一带的人民群众中具有很高的威信。点吴有水为将,再合适不过了,这一点,卢叨深信不疑。

    吴有水果然不辱使命,迅速于1948年元月中旬在棪树村宣布成立云霄县武工队,起初只有二个班十多人,大家筹款买了一只驳壳枪,由队长吴有水佩带。

    吴有水看着两手空空的队员们,十分心焦,他寻思着如何搞到枪支,要么到战场上去缴获敌枪,但目前武工队没枪无法参加战斗,此路不通;要么等以后枪源充足了,再请求地委拨给我们,这太丢脸了;要么去收缴民间私人藏枪,山内民间多有私人藏枪,此计可行!吴有水不觉喜上眉梢,立即安排队员们去委托各地工作团的同志帮助了解民间私人藏枪情况。

    一天,经常在乌石坑村活动的张天基、张阿乙捎来口信:乌石坑群众有藏枪,但群众不相信武工队的力量而不敢献枪,怕遭国民党当局的报复。

    吴有水连夜带领队伍奔向乌石坑村,刚进入村庄,远远望见月光下站立着一位荷枪的农民,队员们迅速围了上去,吴有水问那位农民:“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我正要去巡田。”

    “为什么要带枪支?”

    “这,这,……”那位农民答不上来了。

    “是不是带枪来跟我们武工队对抗?”这回,吴有水提高了嗓门。

    “不是,不是,……”这位农民连声否认。

    吴有水仔仔细细地盯了这位农民好一会儿,凭经验判断这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就向他耐心宣传我党我军的方针政策,并反复向他强调武工队收取枪支的目的是去打国民党、解放广大劳苦大众的,说得这位农民心悦诚服,主动交出紧握着的土枪,还向吴有水透露说:“我们村还有6户人家藏有8支枪。”

    吴有水大喜过望,在这位农民的引路下,逐户上门去做思想工作。起初,这6户农民疑虑重重,不敢擅自献枪。武工队员和工作团的同志不厌其烦、耐心说服,藏枪群众相继打消疑虑,拱手交出珍藏多年的枪支弹药。这些枪支弹药藏得很巧妙,有的收在屋楹上,有的放在夹墙里,若不是他们主动交出,即使翻箱倒柜,掘地三尺也很难找到。

    这一夜,共收缴民间私藏枪支9杆,队员们乐开了花,喜不自禁,急冲冲要赶回棪树村去,张阿乙、张天基挽留他们吃稀饭,队员们说:“有枪就饱了,吃什么稀饭!”

    临走时,吴有水嘱咐“白皮红心”的保长说:“我们走后,你们就放一阵子乱枪,把炮楼也烧掉,然后向保安队报告,就说武工队开枪放火,抢了群众的枪支,以免献枪群众遭报复。”保长应允了。

    武工队刚走不远,就听见背后乱枪齐鸣,回头一看,火光冲天,映红了天际,武工队员豪迈地说:“这是保长在放鞭炮和焰火欢送我们哩。”

    有了枪,队长和队员们的心都踏实了,尽管这些枪在国民党眼里是些并不起眼的破旧土枪,但握在武工队员的手里,却是威力无比。

    夜扰城郊

    1948年1月的一天夜晚,吴有水根据地委指示,带领吴锦全等四名队员到县城近郊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时值隆冬,寒风刺骨,五名铁汉在坎坷的山路上奔跑着,他们热汗淋漓,热血沸腾,因为这是建队以来的第一次行动。

    他们于子夜时分到达县城近郊的樟仔脚、巷口寮一带,这里一片寂静,鸦雀无声,只有县城方向还跳动着几点灯光。吴有水指挥队员们把预先带来的标语张贴在樟仔脚、巷口寮一带的显眼地方,标语的内容大致是:“贫苦农民团结起来,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减息减租!”之类的。队员们手脚麻利,一人刷糊浆,一人贴标语,十几张标语很快张贴完毕。之后,队员们又把云霄城关通下河的电话线全部拉掉,剪成碎段,丢弃在不显眼的地方。这一切,干得干净利落,不留痕迹,队员们旋即奔向世坂。

    世坂楼洋村驻有国民党联防队,武工队员决定耍弄耍弄他们,向他们打打冷枪。但敌人人多、地形熟、枪好,武工队人少枪差,万一敌人追杀出来,可就不好对付了。怎么办呢?吴有水说:“我们五个人五条枪一齐连发,听起来很像机关枪声,敌人就不敢出来了。”于是,队员们默数一二三后,一齐扣动扳机,哒哒哒哒哒,五发子弹一齐甩向联防队部,紧接着又是一阵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愚蠢的联防队员果真以为是携带机关枪的正规游击队过境,龟缩在楼房里,一枪也不敢回击。武工队员也不久留,疾速奔向南岭门。

    南岭门是出入下河乡的必经之道,吴有水让队员们把剩下的标语全部张贴在南岭门的显眼处。此时,夜已深了,夜色正浓,天上的星星正调皮地向武工队员们眨着眼睛哩!任务顺利完成,大家一身轻松,一身愉悦,从从容容地踏上了归程。当他们回到棪树村时,天边才刚刚露出了鱼肚白。这一夜,武工队员往返行程上百里。

    第二天,国民党云霄军政当局案头上的电话铃声响个不停,警报四起:“云城通下河的电话线全部被剪!”、“世坂联防队昨夜遭游击队机枪袭击!”、“樟仔楼、巷口寮、南岭门等地发现赤色标语!”……弄得国民党当局惶惶不可终日,急速晓喻各地加强戒备。

    整座云霄县城更是风声四起,各阶层人士纷纷传说:昨夜游击队大队人马过境,动作神速,机枪哒哒叫、标语满天飞,声势十分浩大。

    消息传到乌山,武工队员捧腹大笑,他们自豪地说:“我们仅仅出动五个人,就把云城搞得满城风雨,假如我们出动五十个人,必定把云城搞得个天翻地覆!”

    强挟田头逼租地主

    武工队成立四个月之际,正值夏收时节。武工队领导广大农民进行抗租斗争,深受人民群众的拥护,也得到一些开明地主的配合。但是,也有一些刁蛮地主,拒不执行减租政策,直接到田头严厉逼租,要佃户当场割稻、当场打谷、当场交谷,指挥狗腿子当场收谷。

    最为典型的是小西安村,这个村农民的自有土地很少,大多数租种县城和世坂地主的田地,这些地主自认为“有势力”、“有来头”、“地利好”,田头逼租逼得最紧。鉴于此,吴有水派遣七、八名武工队员到小西安村武装保卫夏收。

    武工队一进入小西安村,远远就望见一位世坂地主趾高气扬地站在田头上,指指点点,大声吆喝佃户割稻、打谷……

    真是胆大包天,武工队员们怒不可遏了!三位队员一齐逼近那位逼租地主,二个队员以“二夹一”之势把地主架了起来:“友仔,我们来商量商量。”说吧,就把地主推搡着走。当地主弄清是怎么一回事时,正想呼叫,另一位武工队员用枪口顶住地主的腰部,警告他:“不要乱叫,否则崩了你。”吓得那位地主面如土色,浑身瘫软。武工队员像拖死狗一样把地主带过小西安溪,登上大草埔,挟至榕树下,责问他为什么不执行减租减息政策,但那位地主已经吓得连话都讲不出来了。

    其余几个武工队员在田头四周警戒,严阵以待。地主狗腿见武工队人多,又都带着“家伙”,不敢造次,悄悄溜走了。

    田头上,割稻和打谷的农民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热切地注视着武工队的行动。当地主被挟过小西安溪后,田头上顿时一片欢腾,农民兄弟高喊着:“武工队来了!武工队来了!”、“武工队把逼租地主抓起来了!”、“武工队的力量真大呀!”

    从此,再也没有一个地主胆敢到田头逼租了,武工队也因这次保卫夏收行动而威名远扬。

    智擒黄发贞

    在通往乌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交通咽喉——云霄县下河乡安吉村,长期驻扎着国民党保安队一个分队,分队长名叫黄发贞,他们以炮楼为依托,截断我军往返路线,遏制游击队活动,残酷迫害过往的根据地群众,是一颗钉在根据地里的大毒瘤!

    敌炮楼高大坚固,四周围着两层篱笆,中间密布竹箛,易守难攻。武工队时刻监视着炮楼里的一举一动,待机智取。

    一天,工作团的同志向吴有水报告:炮楼里的敌兵断粮,连日派人四处催粮,毫无着落,只筹措到一些地瓜。吴有水与同志们研究后断定:为解燃眉之急,黄发贞一定要亲自出马,到县城催粮。于是,吴有水命令吴锦全化装侦察。

    吴锦全乔装成屠夫,挑着一担猪肉,故意吹响螺号,到炮楼前转悠叫卖,敌司务长果然出来买肉,他一下子买了十斤。吴锦全边称肉边探问:“嘿嘿,今天要改善生活?”敌司务长不介其意地回答:“留着明天分队长催粮回来改善的。”判断准确,黄发贞果然到县城催粮。吴有水当机立断:在县城返回安吉的途中截击这个家伙!

    从县城回安吉有两条路:一路经风吹岭走世坂大路,另一条路是经风吹岭过关岭。为准确掌握黄发贞回返路线,吴有水当夜派出三名武工队员进行侦察,二名队员在两路岔口处的风吹岭蹲点瞭望,一名到县城近郊的樟仔脚暗中游动。第二天一早,看见五名民工肩挑着大米、匏瓜,在黄发贞和四名敌兵的押解下,经樟仔脚,过风吹岭,然后直奔世坂大路……黄发贞选择世坂大路回返!负责侦察的同志迅速发出预定信号——脱下大竹笠,使劲扇风。负责联络的同志看到信号,立即飞奔径仔村向吴有水报告。

    此时,吴有水带领武工队员驻扎在径仔村,这里是虎扒胶东和关岭的中心地段,不管黄发贞走哪一条路,武工队都可以及时赶到截击。接到报告后,吴有水立即带领武工队员奔向虎扒胶东。

    虎扒胶东是从世坂返回安吉的必经之道,道路迂回崎岖,树林浓密,周围田地多为水田,便于武工队伏击。武工队员迅速做好战斗准备,张开布袋口,静等瓮中捉鳖。

    约摸过了半个钟头,敌兵临近虎扒胶东。二名敌兵押解五名挑担民工在前,黄发贞带着两名卫兵在后,前后相距半里之遥。当前面二名敌兵与民工刚拐个弯,进入一片树林时,路边闪出几名武工队员,挡住敌兵去路:“不准乱叫,把粮、菜担到官田湖、棪树村去,送给游击队!”两名敌兵还未缓过神来就被缴了械,吓得魂不附体,乖乖地跟着武工队员往官田湖、棪树村方向走去。

    前面发生的一切,黄发贞等3人全然不觉,依然缓缓而来。一到跟前,武工队员迅速掷出两枚土炸炮,不巧都落到水沟里,没有炸响。黄发贞见势不妙,撒腿就逃,边逃边拔枪频频还击,但都没有击中。武工队员步步进逼,把黄发贞逼向田头。黄发贞心里发慌,不顾一切地向下丘田跳下去,企图逃命。这丘田正巧是水田,连人带枪陷进淤泥里,挣扎不得,枪也因进水而哑了。吴锦全紧跟着跳了下去,擒住了黄发贞。黄发贞困兽犹斗,用枪狠击吴锦全的头部,吴锦全的额头被砸破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直流。三个武工队员箭步跟上,与吴锦全一起把黄发贞从烂泥里拖了起来。这家伙高大粗壮,气力很大,很不老实,拼命挣扎,四名武工队员奋力把他制服,并用绳子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与此同时,另两名敌兵也被武工队员制服,乖乖地做了俘虏。

    黄发贞被押到武工队部后,变得老实起来,写下劝降信,奉劝其同伙献炮楼投降。武工队员拿着劝降信到炮楼前劝降,守楼残敌开枪顽抗,双方展开激战,敌兵不支,仓惶弃炮楼而逃,被我方追杀到河溪一带。

    敌兵潜逃后,武工队立即发动群众烧炮楼、毁篱笆,把这个钉在游击区里的大毒瘤彻底割掉!

    1948年9月间,云霄县武工队编入闽南支队第一连,主动出击外围,参加了攻打湖西乡公所、活捉海澄反动地主杨吉来、攻打马坪乡公所等军事行动;解放初编入云霄县大队,担负起剿匪和维持社会治安,捍卫新生人民政权的重任;52年6月编入公安八0团,驻守东山岛,担负起保卫东南海疆的重任,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保驾护航。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