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东山 > 史事纵横 > 正文
  • 东山保卫战
  • 2014-12-29 来源: 作者:
  • (一)战前形势与迎战准备

    1950年5月,退守台湾的国民党军,提出“一年准备、二年反攻、三年扫荡、五年成功”的“反攻大陆”计划。6月27日,即是朝鲜战争爆发的第2天,美国政府宣布其第7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宣称“在该地区执行合法而必要任务”。由于有美国的支持和刚爆发的朝鲜战争,使台湾国民党军感到反攻大陆的机会已经到来;也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福厦胜利后有金门的失利和南日岛的受挫,也使其以为可以对大陆展开局部反攻并中从获利。因此,这一时期国民党军不时派飞机、军舰骚扰大陆,或低空侦察,或四处轰炸,或炮击、扫射我沿海地区渔船、商船,还不断派遣特务到沿海地区进行种种破坏活动。台湾海峡的严重局势,引起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高度关注,并因此作出相应的部署:由陈毅负责指挥华东局;由叶飞负责福建前线的军事。

    刚解放不久的东山,毫无疑问是台湾国民党军觊觎的地方。正因为东山的战略地位特殊,叶飞特别推选他的副官游梅耀担任东山驻军守备80团团长。

    在地方,为保卫革命胜利果实,粉碎国民党军窜犯东山的阴谋,中共东山县工委发动和组织有工、农、渔、盐民等各阶层民众参加的民兵队伍。其中,组建自卫队、担架队和运输队,与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全县共组织24个武工队,200个支前队,192个担架队,40个救护队,60个宣传队,设立147个固定哨,97个流动哨,划分6个指挥区,10个联防区,开展了3次政治扫荡,挖掉敌人耳目。干部做到枪支、公文不离身,人人枕戈待命。1953年初,国民党军派遣17名特务从东山岛南边的宫前村潜入,但当这些所谓“训练有素”的特务们一登陆,就被民兵擒获。

    1953年初夏,鉴于朝鲜战争停战谈判出于僵持局面,而停战协定终将签定的客观形势,台湾国民党军担心协议一旦签定,不利其“反攻大陆”,因此决定对大陆进行一次冒险,以配合美国在朝鲜停战谈判中边打边谈的策略。

    为了这次冒险阴谋得逞,台湾国民党军进行了各种准备。据被俘国民党军伞兵中尉分队长张少春和少尉分队长张建民交待,6月底,国民党军就请美国军事顾问给伞兵紧急授课,传授爆破技术和美式通讯器材使用;7月8日,又在台湾新竹机场以“棱形岛”地形举行降落演习,演习时美国军事顾问团团长蔡斯和国民党军空军司令王叔铭都在场向官兵鼓气。同时,海陆军也日夜演习,7月10日,两翼登陆作战队在台湾进行2次演习。7月15日,在金门岛沙头阵地上,“反攻大陆兵团”司令胡琏亲自向官兵训话说:“这是反攻大陆的序幕战,一定要成功……”国民党军前线指挥员、19军军长陆静澄也当场叫喊“要打胜仗,迎接荣调”。

    7月15日晚上11时,敌舰13艘从金门驶向外海。

    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军区获悉敌情后,随即于16日1时电令闽南、闽中各海防部队准备迎敌。同时,军区司令叶飞判断敌人袭扰东山岛的可能性最大,立即作出相应部署。一是由31军命令91师272团立即赴漳浦旧镇集结待命。二是驻东山岛的公安80团及时将团部从东山岛外的陈岱镇移驻东山岛内。三是加强地方当政的配合,即县工委书记张治宏和县长谷文昌组织各乡镇自卫队、支前担架队集结待命;机关干部、武工队、民兵立即进入岗位,担任战勤与作战任务;组织非战斗人员紧急撤出东山岛,同时组织重要财产转移。到16日清晨4点前,党政军民已经各就各位。

    (二)东山保卫战经过

    16日1时,中共东山县工委和驻岛部队接到福建军区电令:金门国民党军队兵团司令胡琏亲率4个主力团,2个海上突击大队,部分海军陆战队和装甲部队,于15日21时已从金门出动,如向平潭、南日岛(离金门东北约135公里)、大嶝岛进犯,应坚守待命;如向东山岛进犯,则按原方案执行,即守岛部队给予敌军一定杀伤后,留1个精干营机动防御,其余人员拂晓前撤至岛外,然后组织反击。沿海各军分区、各军守岛部队立即做好战斗准备。

    驻东山岛的公安80团接今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确定执行军区电令的作战方案,并做出战斗部署:第1营在亲营村、官路尾村以西地域组织防御,2连守公望山,3连守黑石壁,并派小分队在石坛、埔上村一带担任狙击任务;1连担任滩头狙击,连部率2个排,火力排坚守官路尾,1排位于宫前、沃角村;2排位于亲营村;营指挥所、营所属八二迫击炮连坚守苏峰山。第2营加强连、迫击炮连坚守牛犊山主阵地,5连守备牛犊山东北、西南及坑内东侧高地,并派出2个班到湖尾、南山一带警戒,6连坚守牛犊山东南侧面前山、1排展开在樟塘、马鞍山地域担任机动防御。团属迫击炮连在大岭,营指挥所坚守牛犊山;水兵连坚守八尺门渡口,担负运辆进出岛部队和转移政府工作人员,以火力船封销鼻头礁海面。东山县公安中队坚守铜钵;东山县盐警中队坚守大产盐场。团部派出1个侦察班在苏峰山担任观察警戒,团指挥所于坑内北侧高地。团后方坚守于建宅村。

    县工委书记张治宏和县长谷文昌也发出命令:“各乡镇自卫队、支前担架队、救护队立即在执勤地区集合待命”、“机关干部、武工队、民兵立即进入岗位,担任战勤和作战任务”,“非战勤的机关干部家属、学校师生在天亮前撤出东山”,“组织人力把一切重要财产转移”。16日清早4点钟前,全县党政军民已坚守战斗岗位,剑拔弩张,准备痛击来犯之敌。

    1953年7月16日4时45分,从亲营、大路口之间及湖尾登陆的国民党军主力,分两路向牛犊山、公云山和王爹山方向实施重点进攻,另以部分兵力向陈城和城关方向进攻。31军令公安80团坚守核心阵地;并令272团向东山岛急进增援。接着,中央军委命令广东黄岗(今饶平)的41军122师急速东援。

    登岸的敌军,兵分两路。北路是一支海军陆战队,在21辆水陆两用战车的掩护下,冲上东沈、湖尾海滩。接着敌军增派1个团在“410”高地正面散布,向城关、西埔推进。约1个营的敌军,企图攻占“410”高地。解放军6连1排的指战员予以迎头痛击,与敌军浴血奋战,阻击敌军4个小时。在小马鞍山阻击战中,重机枪班副班长黄飞龙,为了掩护战友安全转移,坚守阵地,当子弹打光时,毅然拉开手榴弹的导火索,冲入敌阵,与敌人同归于尽。北路1个营的敌军扑向城关,遭到守在龙潭山的公安中队的截杀。南路的敌军是受过美国训练,装备精良的2个海上突击大队,从白埕、亲营海滩登陆后,以少数兵力进犯陈城,主力挥入西埔、双果山,直指“100”高地和“425”高地。守卫在石庙山的解放军1连部分指战员,奋勇杀敌,消灭了大量敌人,大部分指战员壮烈牺牲。当敌军沿着双果山逼进石坛村时,解放军3连指战员和敌军展开激烈的巷战,杀敌近百,完成阻击任务后,转入主阵地,紧紧牵制南路的敌军。

    敌军在多路进攻的同时,又出动4架战斗机,掩护15架次运输机,从台湾新竹机场飞到“八尺门”渡口上空,把2个伞兵中队和工兵,警卫分队降落在紧靠渡口的后林乡两侧高地上。敌人企图采用“以大吃小”、“截断后路”、“前后夹击”的战术,以伞兵占领码头,控制渡口,切断岛上与大陆的联系,以突击大队突破我前沿阵地,攻下“200”高地,然后插入纵深与伞兵汇合,妄图在4至8小时内占领全岛。当敌机在“八尺门”渡口空投伞兵时,守卫渡口的解放军水兵连立即朝空中猛烈射击,不少敌伞兵未落地时即毙命。在首批进岛的增援部队配合下,经几小时激战,全部歼灭了敌伞兵。

    上午8时左右,解放军3连战士奉命撤出石坛,敌人立即逼近“200”高地。“200”高地,位于牛犊山和王爷山2个主阵地的前沿突出部,地势险要,控制全部制高点,战斗开始前,守备部队游团长,县委书记张治宏、县长谷文昌一齐来到了指挥所,部署作战方案,指示“200”高地二连指战员要坚守阵地,阻击敌人。起初,敌军以少量兵力,企图诱解放军军出击以乘机夺取牛犊山。2连指战员沉着冷静,坚守阵地打击来敌。敌军见解放军守军未上圈套,接二连三地发起冲锋,2连的勇士沉着反击,打退敌人多次的进攻。

    上午11时多,增援的部队已陆续进岛,敌军见闪电战术占领东山岛已不可能了,改变作战方案,集中1个突击大队1300余人,动用大量在地面炮火,猛攻“200”高地;同时又用1个突击大队和1个加强营,分别扑向牛犊山和王爷山前沿阵地。

    战斗十分激烈。解放军2连指战员子弹打光了,用拧开保险帽的六0炮弹代替手榴弹,用刺刀、石头、枪托,与敌人博斗。从上午持续到深夜,暑天作战,饥渴交加。在这紧要关头,解放军增援部队2个连先后赶到,挫败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歼敌400多人,始终坚守阵地。解放军八二炮连,同步兵密切配合,炮打得又准又狠。敌人屡战屡败,形成了对峙局面。

    地方党政这边,战斗一打响,在县工委的指挥下,广大民兵、群众组织了担架队、运输队,踊跃上火线。湖尾村农民陈捷春抬担架,冒着枪林弹雨,往返于大岭山和“八尺门”渡口之间,抢救伤员,送军粮运弹药。民兵积极参战。城关、康美民兵配合部队坚守港西山,打退敌人多次进攻。2区武装部长刘振祥,带领民兵阻击路过探石村的敌军,为掩护群众转移,刘振祥中弹牺牲。后林村民兵群众在区委书记张迪民的带领下,荷锄、持刀、握棍,配合水兵连,同歼落地伞兵。农民林大富手持一把菜刀和民兵林卓生一起,从敌军伞兵后中夺得一挺美式轻重两用机枪,架在村口,连同民兵有的十几条汉阳造的步枪发挥了威力,守住了村庄。后林、大产船工队,不顾敌机狂轰滥炸,划着小梭船往返渡口,运送援兵,伤员和物资。林尖鼻、林武郎等船工,冒着弹雨,引渡增援部队进岛。林尖鼻也中弹牺牲。石坛村妇女刘杏积极抢救解放军伤员,隐藏在自己家里。敌人进村盘问,她机智应对,骗走了敌人,保护了伤员的安全。坑内村群众踊跃投入支前,抢伤员运弹药、烧水、做饭,支援部队。坑北村妇女杨阿来,不顾个人安危,挑着两桶开水,途中被敌人打伤了腿部,她忍着痛,坚持把水送上“200”高地。东沈村妇女叶明花,在敌人用刺刀威胁她说出村里民兵干部和驻村工作组的同志时,始终就是一句话:“我不知道”。山后村妇女林池,假装到井边挑水,用剪刀把敌人的电话线剪断。城关地区8少年,到处张贴标语,智斗顽敌。在这次战斗中漳浦、云霄、诏安、平和等兄弟县及广东潮汕地区都给东山军民有力支援。

    驻广东汕头41军122师,日夜兼程急行军,先头部队的3个营,以惊人的速度,于17日零时左右,陆续抢渡进岛。敌伞兵被歼,解放军增援部队又到,敌人匆忙收拢兵力,汇合3路,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继续顽抗。解放军122师副参谋长、刘团长、郑团长和守备团游团长全聚在主阵地联合指挥所,研究总反攻的作战方案,确定以公路为分界线,分东西防区,由广东部队分别负责反攻,守备团留守主阵地。

    天刚亮,总反攻开始。解放军军东西防区一齐出击。从广东前来增援的解放军部队首先杀奔敌阵,以2个营正面冲向石坛与敌交战;另1个营从右侧插入,吃掉敌人1个中队后,夹击石坛之敌。解放军郑团长的部队也分路出击,先后在白虎山、下湖一线与敌展开激战。这时,解放军又一个兄弟团赶进岛,插到“410”高地前沿,歼敌1个连后,向海边追杀。解放军244团1营2连2排追敌到港西“二·一四”高地时,敌军钻进壕沟暗堡,负隅顽抗,5班长张学栋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敌人枪眼,壮烈牺牲。

    在解放军强大的活力攻势下,敌军节节败退。在追歼逃敌时,解放军8连指导员周连山,奉命带领一支小分队,攻占官路尾山,切断溃敌逃路,小分队与敌人猛烈交锋,杀伤了许多敌军,牵制敌军1个小时。小分队也付出了代价,牺牲到剩下3人,周连山掩护2位战友转移,在溃敌成群结队扑上阵地时,周连山向敌人甩出最后一颗手榴弹,也英勇牺牲。

    下午7时,解放军各路反击部队逼近东沈、湖尾海滩。敌人乱成一团,军舰顾不得运输残兵败将,便勿忙逃窜。滞留海滩的残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纷纷缴械投降,持续36个小时东山保卫战,宣告胜利结束。

    东山保卫战,东山军民共歼灭国民党军3379人,其中打死打伤2664人,俘虏715人,击沉小型登陆舰3艘,击落敌机2架,缴获轻重机枪128挺,无座力炮2门,六0炮33门,火箭筒18个,还有大量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在东山保卫战中,解放军也有1250人的伤亡。

    在整个东山保卫战中,中共中央、毛泽东高度关注战事的发展。7月17日12时,毛泽东亲自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室,直接与叶飞挂电话,询问战况并给予具体的指导。毛泽东专门问及守东山的主官是谁。当得知团长游梅耀是个老革命,“指挥打仗有两下子,这次表现得很出色”(叶飞语)后,毛泽东听后放心了。在接到东山战斗胜利报告时,毛泽东说:“东山战斗不光是东山的胜利,也不光是福建的胜利,这是全国的胜利。”当日,中央军委号召全国边防团向东山公安80团学习;新华社也广播了东山战斗的情况。在得知守备部队伤亡不小,毛泽东还指示从家乡湖南抽调1个营以做补充。不久,从韶山开来的1个营500来人,加入了公安80团的队伍。嗣后,石油部部长何长工还代表党中央率领从朝鲜回来的文工团到东山前线慰问。

    (三)东山保卫战对全局的影响 

    东山保卫战胜利结束后,当叶飞向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汇报战果,并为跑了死对头胡琏而遗憾时,陈毅说:“东山战斗胜利的意义不在于战果数量多少,而在于把敌人的计划彻底粉碎,不仅是军事上的很大胜利,而且是政治上的很大胜利。”

    东山战斗是蒋介石在美帝指示下进行的一次冒险,当朝鲜停战拖延以后,美国破坏签字,企图利用李承晚释放战俘和利用蒋介石向大陆进犯,给中共造成打击,以达到破坏停战的意图。东山保卫战打不好,势必影响朝鲜谈判签字。东山保卫战的胜利,不是局部问题,而是全国问题。东山保卫战是共产党和国民党军队在大陆的最后一次大规模作战,此后,蒋介石虽然天天高喊“反攻大陆”,但终究没能派出成建制的部队登岸作战。还须一提的是,东山之役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所属“西方公司”在台湾及外岛准军事作业的转折点。自此以后,“西方公司”逐渐停止了支持台湾国民党军“游击队”的活动。

    (四)战后庆功大会和修建烈士陵园

    1953年8月19日至20日,隆重召开东山县各界人民庆功大会,县长谷文昌致开幕词,县委书记张治宏在大会上总结保卫战的战绩和经验,并提出了今后的任务,功臣模范代表也在会上发了言。最后,大会评选出支前一等模范功臣11名,二等功臣32名,三等功臣23名,评选出支前模范单位16个,给予表彰奖励,大会通过并发出了给毛主席、朱总司令、中国人民志愿军彭德怀司令员及全体指战员,华东军政委员会首长,省府张主席和叶司令的致敬信。

    为了纪念在东山保卫战中英勇奋战,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福建省民政厅拨款,修建东山战斗烈士陵园。烈士陵园地处石坛埔小山丘上,在西埔镇的西面,距西埔约2公里,陵园里安葬450位烈士,烈士墓区分为3处。东侧座北向南的烈士墓区前正面建有华表式楼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41军烈士公墓”,楼牌里面建纪念碑一座,纪念亭一座,碑正面镌“永垂不朽”4个大字。西侧座北向南的烈士墓区前面建有门楼,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野战军烈士公墓”,墓后的照壁上镌有“保卫世界和平”6个大字。西侧烈士墓区,座东向西,烈士墓区正面建有华表式楼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80团烈士墓”,大门左柱正面镌有“赤胆赴疆场,敌忾同仇鏖战阵云碧血”,右柱正面镌有“青山埋壮烈,忠魂犹在遍观旭日照红花”,墓群前建一座亭。1962年第2次重修时,扩大陵园规模,建大围墙,3个墓区都在围墙内,在围墙北面修建华表式大门楼,门楼前修建一条平坦大道通主干公路,门楼造型雄伟壮观,大门两侧的大柱上左右镌有“巩固海防树英雄光辉典范”,右面镌有“振兴大业继烈士革命精神”,大柱后面的小柱上的对联是“青山舒正气”、“碧海照丹心”进大门修建水泥大道,沿水泥大道,登台阶直上高处,建造一座花岗岩的纪念碑,碑的正面镌有“东山战斗纪念碑”大字,背面镌有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叶飞的题词“人民战士英灵雄镇海疆”,还在陵园内修建东山战斗纪念馆。

    注:有关东山保卫战的情况,根据原福州军区司令员叶飞回忆录《东山岛奏捷歌》、原28军参谋长陈景三《忆东山岛反击战》、原公安80团团长游梅耀《回忆东山保卫战》、《厦门日报·东山保卫战炮火纷飞36小时》2003年07月17日09:04 海峡网;5-1-8第1~10頁,县工委《关于东山战斗总结报告》1953.8.19;5-1-8第11~29頁,???《庆功大会报告提纲》日期未清;5-1-8第30~38頁,龙溪地委《东山作战支前工作总结》1953.7.25;5-1-8第39~41頁,县工委《东山岛战斗胜利县委关于善后工作措施专题报告》1953.7.27;5-1-8第47頁,大会筹委会组宣股《东山县各界人民庆功大会会刊》1953.8.20; 1994年版第588、589頁《东山县志·东山保卫战》等综合编撰而成。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