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

当前位置:首页 > 区县 > 东山 > 史事纵横 > 正文
  • 50年代中期至文革初期的海防斗争
  • 2014-12-29 来源: 作者:
  • 1958年以后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多次运动,加上国际形势的不断变化,使福建沿海地区对敌斗争愈加尖锐复杂起来。东山作为海防最前线,对敌斗争必然成为县委搞好各项工作的前提。加强民兵队伍建设,从数量上和质量上增强民兵队伍的战斗力,在陆上、海上与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是这一时期海防对敌斗争的主旋律。

    加强海防对敌斗争的民兵队伍管理。“兵民是胜利之本”,巩固国防,要靠人民军队;而加强民兵队伍的建设,使之在海防对敌斗争中发挥重大作用同样不可或缺。1958年,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县委根据上级党委的指示,实行全民皆兵、大办民兵师。为加强海防对敌斗争领导,县委成立“对敌斗争委员会”,由县委书记谷文昌主抓海防对敌斗争工作;同时由一位县委委员为主具体负责海防对敌斗争工作。各公社党委、大队支部也都相应建立委员会和领导小组,均由书记亲自挂帅。5-1-102第1页,县委《关于县委常委分线负责加强党对各项事业领导的通知》1959.4.2.过去几年,由于集中精力搞“大跃进,加上撤区并乡,造成一度对敌斗争领导组织和战备组织涣散,有的地区民兵武器长期不擦而生锈,枪挂在墙上成了展览物,子弹丢失1000多发。5-1-76第22、23页,县委《关于几年来巩固海防对敌斗争的总结报告》1958.5.29.针对这种情况,6月3日,县委制定海防工作14条规则,在一个月内基本改变海防工作松懈现象。地处海防第一线的乡社,海防工作由党委书记负责;第二线乡社,由党委副书记负责。5-1-76第24页,县委(原文没有题目)1958.6.3.

    1960年1月,按照中央《关于民兵问题的决定》,除了身体残疾的人和地、富、反、坏、右分子不能参加民兵外,对年满16~50岁的能拿枪的男女公民,都组织到民兵队伍中。因此全县民兵数达到34746名,占全县总人口37.69%,其中基干民兵13499名(包括女民兵5603名)。民兵组建成民兵师,各公社相继成立民兵团,即共有5个民兵团54个营161个连498个排1346个班。配备步枪1004支,冲锋枪41支、轻机枪84挺、重机枪18挺、八二迫击炮3门、五七无后坐力炮3门、手榴弹4126枚。5-1-132第41页,县委《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在东山岛开花结果》1960.5.15.

    与此同时,明确民兵队伍的职责。一是配合驻岛部队负责52个固定哨929人,流动哨1466人,采取明岗暗哨,根据潮水变化实行潮涨流动,潮退固定的巡逻方法。二是组织党团员和积极分子包重点人,对275个可疑分子,布置751个党团员和积极分子加以控制;对669名表现不好的反坏分子及社会治安危险分子集中教育。三是由民兵执行对3口(港口、户口、渡口)的管理制度。综合5-1-132第6、7页县委《东山县二年来保持安全岛的经验》1960.5.16;5-1-132第41~43页县委《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在东山岛开花结果》1960.5.15;5-1-132第120頁,县委《中共东山县委关于立即整顿民兵组织工作的指示》1960.10.29.

    民兵师成立不久,正值国民经济困难,影响民兵队伍的稳定。对此,县委对民兵组织进行整顿审查,全面摸底站队;对有一般问题的民兵以团结改造为主;属于社会关系复杂的人,转为普通民兵。5-1-165第28页,县委《1961年民兵组织整顿复查工作指示》1961.1.24.但是,由于民兵数量太多,情况复杂,也出现一些问题:一是有的单位隐瞒少报枪支弹药,二是枪支佩带范围过宽,三是枪支管理混乱,四是枪支弹药保管不善。5-1-165第15、16页,县委《东山县委同意公安局关于盐场枪支检验的情况报告》1961.9.6.更甚者,也出现玩忽职守罪事件,如康美公社古港大队一民兵在值勤中玩弄武器,拉开枪机将弹仓内的子弹退出,因没有检查子弹是否全部退出,即把枪口对准前面行人扣动扳机,结果击中被检查的船老大,使其受重伤,一民兵营长和一船员也受轻伤。5-1-132第56页,龙溪军分区《加强民兵值勤教育,防止走火伤人事故》1960.3.8.为此,县委指示县公安局对机关、企业、工厂、学校、公社使用的枪支弹药进行全面检验,并派出检验小组深入到盐场管理处所属系统进行重点检验;对隐瞒少报枪支弹药和损坏枪支者查明责任,酌情处理;缩小枪支佩带范围,凡是没有符合有关规定而佩带枪支者,其枪支必须上缴;确因工作需要持枪者,必须报请公安机关审批。5-1-165第15~17页,县委《东山县委同意公安局关于盐场枪支检验的情况报告》1961.9.6.

    1962年以后,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从组织机构、指挥关系上做调整。1月17日,根据中央命令,将东山县民兵工作组改为人民武装委员会,其职能不变。5-1-186第53页,县委《中共东山县委关于将县委民兵工作组改为人民武装委员会的通知》1962.1.17.1965年4月1日,召开东山岛军政委员会会议,根据岛屿作战5条原则和省委七次海防会议精神确定指挥关系:在军政委员会统一领导下,战时大中小情况均由守备90团指挥,平时中小情况由人武部指挥。城关地区(含红山顶)由海军统一指挥,驻军6连和公社党委为副指挥。如果海军领导同志上艇完成海上歼敌任务,则由6连为指挥,公社为副指挥。5-1-233第55、56页,东山岛军政委员会《东山岛军政委员会会议纪要》1965.4.2.

    开展陆上海防对敌斗争。针对1958年以后敌人活动侧重于“心战策反”,或是寄送食品物资,或是放空气球放传单,或是通过信件进行策反的特点。5-1-183第16页县委《向国务院工作组汇报提纲》1962.10.26.县委采取针锋相对的策略,在国民党军家属最多的城关镇开展政治攻势,动员他们向敌区家人写信,2年中共发出信件2335封,相片100张,写广播稿60份、海上送出宣传品23449份,结果有2名亲人冒着生命危险从金门投诚过来。5-1-132第37、39页,县委《城关镇政治攻势深入人心》1960.5.15.

    维护社会治安是陆上海防工作的一个重点。县委采取对五类分子采取“三包”的办法:党支部包教育、治保会包思想改造、社员包监督生产。又采取“十红夹一黑”的办法,即10个好人夹1个坏人,使其处于广大群众监督之中。结果全县395名五类分子中就有389名坦白交代各种材料2602件有267名五类分子自动缴出手榴弹27个、子弹475发、反动证件53张、炸药10斤、雷管17条、田契219张、血衣7件。5-1-132第33页,县委《关于加强海防对敌斗争工作的几点经验》1960.3.7;5-1-132第44页,县委《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在东山岛开花结果》1960.5.15.

    军民联防是东山海防对敌斗争的一个亮点。1958年以后根据省委第四次海防会议提出的“建立海上防线,改进陆地前沿防线,加强纵深防线”的海防斗争方针,省委建立和健全了“四道防线”。第一道海上防线以渔民为主配合海军舰队、海上武工队和护航炮兵开展海上斗争。第二道海岸防线以守备部队为骨干,民兵为主体,群众为基础严守海防一线乡村和岛屿。第三道陆地防线由民兵监视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加强以护桥、护路、护电线、护仓库和防特、防炮、防毒、防火、防盗为内容的安全保卫工作。第四道防线,即隐蔽斗争防线以公安机关为主,专门机关和群众相结合,加强民兵侦察情报工作,及时打击敌特破坏活动。四道防线的建立在海防线上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引自县武装部提供《福州军区史》第二篇第三章第五节第143页.

    1965年越南战争爆发,台湾的国民党军也蠢蠢欲动,企图以不同军事规模窜扰大陆。4月26日,县委先后接到地、省委、中央的电文指示以及上级部队首长莅岛面谕,修订了大、中、小三种情况和防空作战方案。县、社、队都建立和健全作战指挥机构。县建立民兵作战指挥部;公社建立7个指挥所;各大队都成立了战备领导小组。各公社、大队普遍组织领导干部到现场察看地形,现地摆兵布阵,交代打法,明确任务和指挥、支援关系并结合任务普遍进行演习。城关民兵机动连配合海军、陆军进行反敌中小股演练,同时还利用农闲修筑工事。全县共挖交通壕2326米、掩体616个、暗堡3个,还制作“石雷”,战时可以利用它消灭敌人。

    其次,为及时抢救我海、空军失事人员和抓捕俘虏,在沿海8个地区组织了8只船64人,以便随时执行任务。为加强应对可能发生的中小情况,除了各公社都建立了机动连、排以外,在探石、梧龙、山后、顶西、双东6个大队,组建武装基干营3个连、11个排、35个班381人,配备步枪115支、轻机枪11挺、五零式冲锋枪27支、重机枪3挺、炮3门、手榴弹346枚。为反对敌人小股武装侵袭,抽调驻军、公安、海防、人武部等部门的33个干部,组成整顿军民联防工作组,分为6个小组,深入到前沿突出部分和偏僻地区蹲点,加强反小股工作。对前沿31个一、二级哨所进行整顿,在岗哨周围挖自卫抗击工事,调整和扩大军民联防。对全岛军民联防作战部署作了适当的调整,统一认识,明确任务。根据部队的需要,原来军民联防挂钩的11个单位400多人,增至25个单位1181人,组成9个连38个排105个班,配备步枪1153支、轻机枪27挺、冲锋枪35支、重机枪7挺、炮3门、手榴弹1153枚。其余武装基干民兵组成7个营,战时守在部队阵地两翼、结合部和分散迂回与敌人开展游击战,配合守岛部队作战。5-1-233第10~14页,县委《关于当前战备工作情况报告》1965.4.26.

    开展海上海防对敌斗争。东山是闽粤交界处的一个海岛,北距77海里,东濒台湾海峡,距台湾高雄110海里,距澎湖只有98海里。由于岛上渔民众多,又地处闽南渔场,台湾国民党军舰艇经常穿梭其中,时而进行骚扰破坏。敌我斗争呈现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

    1958年,台湾国民党军侧重于对大陆军民实行“心战策反”,或是寄送食品物资,或是放空气球散发传单,或是通过信件进行策反活动;5-1-183第15页,县委《向国务院工作组汇报提纲》1962.10.26.特别是1959年4~6月间,敌军舰艇频繁进犯东山海面,打炮、打探照灯、发信号;同时还不断从海上漂送物质,以“政治攻心”企图麻痹渔民斗志。县委决定地处海防第一线的乡社,如城关、陈城,其海防工作由党委书记负责;同时建立汇报制度。5-1-132第29页,县委《关于加强海防对敌斗争工作的几点经验》,1958.5.7.根据海防对敌斗争的形式特点,县委贯彻福建省委四次海防会议“海防与生产两位一体”的方针,以军队为骨干,以民兵为主体,以广大群众为基础,实行党委一元化领导,军事部门统一指挥,坚持生产和对敌斗争、军事打击与政治斗争相结合的原则,把党、政、军、民的力量拧成一股绳,粉碎敌人袭扰破坏。5-1-132第29、30页,县委《关于加强海防对敌斗争工作的几点经验》1960.3.7.

    1962年是粉碎敌人“反攻大陆”斗争年。这一年台湾国民党当局把大陆暂时的经济困难和中苏分歧,看成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叫嚣“今年是反攻成败决定年”。从2月底至4月下旬,台湾国民党当局先后成立了以蒋介石、陈诚为首的“反攻大陆行动委员会”等机构,修订了“反攻大陆”作战预案并进行了战斗编组。以第10军辖4个师为第1任务组,第1、第8军为第2任务组,金门、马祖驻军为第3任务组,担任支援任务。三军加紧战备训练和演习,加强后勤补给和充实部队实力。3月间,台湾“国防部”提前5个月下达1963年度征兵动员令。台湾情报机构重点搜集我区的兵要地志和我军兵力部署等情报。

    为了准备反攻大陆的运输需要,台湾当局已将台湾的各种轮船、渔船和车辆,纳入“船舶、车辆动员编组”;设立“经济动员计划委员会”,策动和实施战时经济动员,并且在4月间通过了所谓“国防特别预算”,决定在14个月内征收相当于6000多万美元的所谓“国防临时特别捐”;甚至还设立了“战地政务局”,准备在沿海登陆后建立其政权机构;在美军的参与下,还不断进行了以反攻大陆沿海地区为目标的作战演习。2月间,美台空军进行了联合“攻防演习”和布雷扫雷的“混合演习”;4~5月间进行商民船舶紧急装载兵员演习;又在台湾南部进行了海陆空联合登陆作战演习。肯尼迪政府的军政要员不断到台湾活动,其中比较重要的有美国助理国务卿哈里曼、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兰尼兹尔、美国陆军部长施塔尔、美国太平洋地区武装部队总司令费尔特、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赛兹、美国第7舰队司令舍奇等人和曾经主持入侵古巴的美国前中央情报局艾伦·杜勒斯。5-2-160第5(背面)页,省委办《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蒋介石匪帮准备窜犯我沿海地区》1962.6.20.

    种种迹象表明,台湾国民党当局有可能对我东南沿海地区进行一次冒险进犯。进犯的时间很可能在台风季节前后,进犯的地点很可能是福建或闽粤、闽浙结合部地区,进犯的人数可能在20~30万人。福州军区遵照中央指示,从5月26日起,进入紧急战备,于6月底前基本上补足了岛屿和沿海一线部队的粮、弹、物资,后方仓库也加大了储备。与此同时,加紧进行战场准备,突击抢修工事,至6月下旬,岛屿和沿海要点基本完工。6月24日,省委、省军区指示:各地必须加强民兵工作,尤其是武装基干民兵班、排、连的组织工作,使其切实为战时做好一切准备,有计划地建立武装基干民兵团、营。5-2-160第50页,福建省委、省军区下发《关于建立武装基干民兵团、营的决定》1962.6.24.龙溪军分区根据这个指示,在东山组织1个基干团1000人,设司令部、政治处、后勤处,下设3个营,每营303人。5-2-160第53~58页,龙溪军分区《关于组织民兵武装基干团、营的编组方案》1962.6.17.

    遵照龙溪地委和军分区的指示,县委制定民兵武装基干团的编制方案:全县组建1个基干团,下辖7个步兵连、1个机炮连计1000人其中配合驻岛守备部队作战355人,其他645人仍编为1个团7个连,即由陈城公社、西埔公社的梧龙大队合组建为1个步兵第1连;城关公社:组建步兵第2连。康美、樟塘两公社组建为步兵第3连;杏陈公社组建步兵第4连;前楼、西埔、樟塘3个公社组建一个机炮连;由冬古、双东、坑北、坑内大队组建步兵第6连;康美公社的东沈大队、钱岗大队组建步兵第7连。基干团的任务:随时补充主力部队;担任反空降、防暴乱和治安警卫;配合主力作战。5-1-188第23~25页,县委《关于组建基干团的编制方案》1962.6.25.县委还指示:“在当前新形势下,一些反坏分子必定会乘机破坏活动,企图‘里应外合’。这是斗争的必然规律。因此搞好战备和战时治安保卫工作,是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保卫社会主义建设,保证战斗胜利的主要环节之一。”5-1-188第56页,县委《县委根据县政法部〈关于作好战备和战时治安保卫工作意见〉的批示》,1962.6.22.

    从6月开始,县委贯彻以战备为中心、支前第一、生产第一的方针,自上而下从内到外进行了战备动员,普遍开展了形势教育、阶级教育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从城镇到农村、从机关到工厂,由部队到学校连日集会,揭露和控诉美蒋的阴谋和罪行,表示要以“努力生产,支援前线”的实际行动,坚决、彻底、全部、干净地消灭敢于来犯之敌。粮、柴、油、菜等各种物资基本备足3个月到半年,并按指定地点集中;基干团、担架队组织业落实后,成功地作了演习;民力动员、通讯联络、交通运输、卫生救护等基本安排就绪。5-1-183第44页,陈维仪《在县扩干会上的报告》1962.6.30.

    海防对敌斗争既要依靠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又要发挥一切有利因素一致对付敌人。县委在全县各大队普遍召开土改积极分子会、兵灾家属会、被整干部团结会、少年儿童与老人会等,发挥其作用。5-1-188第3页,县委《东山县战备与生产发动的情况报告》1962.7.5.7月7日,福州军区党委与福建省委书记叶飞根据东山特殊的战略地位,指示成立东山岛战时军政委员会。由谷文昌兼守备89团第一政委,县长杨随山、委副书记兼人民武装部副政委,崔天恒、守备89团团长吕长太、守备89团副政委张文泉、守备89团参谋长刘玉福、海军东山巡防区政委张士毅7人为该委员会成员。主要任务是统一指挥东山岛陆、海军和人民武装的整体力量。5-1-188第8页,中共31军军委《东山战时军政委员会的组织与任务》1962.7.7.

    由于大陆军民严阵以待,台湾国民党当局被迫放弃了军事冒险计划。8月2日,根据中央军委和解放军总部的指示,福州军区开始逐步调整部署,恢复到经常战备状态。引自县武装部提供的《福州军区军史》第三章第133页.

    此后,海上对敌斗争此起彼伏,方式各异。1963年,在国民党军反攻大陆的阴谋被粉碎后,改变策略,在福建沿海采取了“以小动为大动创造条件”的办法,加紧所谓“政治战”、“心理战”,继续不断“抓靠”渔民、渔船,千方百计搜集大陆的军事、政治、经济情报;以小恩小惠等手段,骗取渔民群众信任。县委海防部根据中央军委的文件精神,针对台湾国民党军在海上“抓靠”渔民、渔船,搞“心战”’活动的特点,从1964年夏季开始,海防对敌斗争也相应采取新的策略:在福建前线敌人控制的地区,对敌方的“抓靠”活动,既不能硬斗,又不能缩手缩脚,要讲究斗争策略。在敌人“抓靠”沿海渔船强逼威胁之下,为了欺骗敌人,容许渔民表面向敌敷衍,给敌人讲一些估计他们已经知道的一般情况,也容许渔民受领敌人强给的任务。但应教育渔民,回来之后一定要及时向上级汇报,以便确定这样敷衍和欺骗敌人的对策和办法。5-2-184第3页,中央军委《关于沿海渔民、民兵对敌斗争几个问题的请示》1964.6.23;5-2-184第4頁,中央军委《关于渔民、民兵在海上对敌斗争几项政策问题》1964.6.23.1965年,福建沿海对敌斗争又趋紧张,主要原因是面和点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广泛深入开展后,对四不清干部震动很大,在被整的对象中有人企图下海投敌或投靠港澳。台湾国民党当局见机加紧偷渡派遣、小股武装袭扰和在被“抓靠”渔船民中搞渗透派遣愈益频繁,心战活动突出,妄图煽动严重四不清干部和反坏分子,进行各种破坏活动。5-2-193第7、8页,省委《中共福建省委转发省委对敌斗争委员会会议纪要》1965.1.24.为有效打击海上敌人的破坏,县军政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加强军民联防,落实海防对敌斗争四道防线的责任人。第一道海上防线,以海军为骨干,依靠广大渔民,开展护渔、护航的海上对敌斗争。第二道前沿海岸防线,由陆军部队、人武部和海防部共同分工负责,落实岗哨,加强巡逻警戒和港口船只的检查管理,打击小股敌人袭扰、内潜和外逃。第三道陆地防线,由部队和人武部为主负责,有关部门协助,组织广大民兵群众,开展群众性的对敌斗争。第四道隐蔽斗争防线,以公安部门为主,有关部门密切配合,依靠群众,加强对敌隐蔽斗争。5-1-233第64~66页,东山县军政委员会《东山县军政委员会会议纪要》1965.12.5.

    从1966年开始,根据海上对敌斗争的需要,县委在各渔业大队配政治指导员(由分管渔业的书记或副书记兼),在生产队配政治队长。各公社党委均配一个海防书记或海防委员;各大队党支部确定一个书记或副书记分管海防对敌斗争。同时在各渔船上设“一长三员制”(即船长、宣传员、安全员、技术员)。针对敌人的破坏活动,开展“三反”(反“抓靠”、反心战、反下海投敌分子)斗争,做好“三抓”(抓水鬼和小股敌人,抓下海投敌分子,抓敌海空落水人员),“两救”(抢救我海空失事人员,捞救蒋军越海投诚人员),“一交”(与敌区渔民交朋友),“一检查”(检查海上可疑船、可疑人),“一管好”(管好船只,做到大船有人管,中船收‘三宝’,小船抬上岸)。县委海防部1966年案卷3,地委海防部《1966年沿海工作意见》第8页,1966.2.22.

    东山的海防对敌斗争工作,一直是全市、全省的楷模。1958~1960年,民兵配合政法部门破获各类案件67起,连续3年荣获全省无积案的安全县。1959年国庆前夕,全县抽调3200多名民兵参加全岛规模的军民合练战斗演习,取得满意效果;5-1-165第46(背面)页,县委《中共东山县委对民兵工作领导的几点体会》1961.4.8.1960年7月破获国民党潜伏特务1起,后由福建省电影制片厂拍摄成《东山人民的眼睛》纪录片。在龙溪地委对敌斗争委员会召开的第二届对敌斗争积极分子代表会上,积极参加海上擒敌的东山城关机帆队甘振南等个人模范和先进集体光荣获奖;1962年冬机帆大队林顺周船首创海上擒敌13名的英雄事迹在大会上做典型介绍而闻名遐迩。5-2-184第17(背面)、18页,地委《中共龙溪地委批转地委对敌斗争委员会关于召开第二届对敌斗争积极分子代表会议情况的报告》1964.2.29.1965年8月6日凌晨发生的“八·六海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在东山岛东南24.7海里处和38海里处,分别击沉国民党军“章江”号和“剑门”号。战后,东山县委随即组织3艘机帆船出海协助清扫战场,协助部队捕捉俘虏。其中东山城关渔民林顺周渔船在海面上抓获1名俘虏,为“章江”号上士文书,同时缴获部分战利品。东山县委海防部1965年案卷6第81页《8月上半月敌情通报》1965.8.16.1965年,渔业3、4、6大队、虎屿头大队在广东海面先后抓到6起下海投敌者63人。县委海防部1965年案卷号7第9页,《龙溪专区水产工作总结》1965.12.

    在海防对敌斗争中,也曾出现一些过“左”的事情:一些渔民在海上作业时被敌人“抓靠”后,从敌岛送回来,尽管均未发现有破坏活动,但仍有人因此被怀疑“有带任务”而被吊打,造成这些人思想抵触很大;有的人还被内迁或被限制下海捕鱼;甚至被称为“回归分子”受歧视。县委在发现这些情况之后,认为对回归人员“乱带帽子,甚至用简单粗暴方法都是错误的,今后必须坚决制止。”同时积极采取措施,扭转这种局面。县委认为:渔民被“抓靠”,是他们的一种不幸遭遇。把放回来的人员都一律看成是中了毒,不可靠的人,是不妥当的,不利于海防对敌斗争。要分清几个界线:凡是被抓捕放回来人员,经审查和长期考察没有问题的,要信任他们,大胆使用他们;如确有政治问题弄不清的,交给渔业大队出面审查,再审查不清,就放在生产上长期去考察他们。凡属打击错了的,要向他们表示道歉,消除他们的思想抵触,并在职务上做妥善安置。要总结经验,接受教训,严禁逼、供、讯。5-1-188第73、74县委《印发李景堂同志关于回归渔民情况和处理意见》1962.4.22.

    海上对敌斗争的另一个工作是海军的护渔护航。东山岛正面就是闽南渔场,在兄弟岛渔场从事生产的主要是闽南沿海8个县的1142艘渔船、7876名渔民。1960年3月16~20日,海军福建基地在厦门召开护航护渔会议,提出了当年护航护渔任务,决定在东山岛设立护航护渔联合指挥所;明确海上对敌斗争由海军统一指挥;同时加强船只管理,有组织有通报地集群出海,不到敌占岛及航道附近生产;运输船只要在正常航道航行,不超越海军保护线之外。这样就把在闽南渔场生产的东山等县渔民,置于海军的有效保护之下。

    1964年1月8日,在军区副司令皮定均主持下,召开福州护航小组成立会议。会议确定在东山等4个沿海地区建立护航站。3月26日,军区又发出加强护渔措施的电示,将东山附近海域列为护渔重点区。1963~1965年3年间,国民党军舰窜抵我渔场,抓靠我渔船,对渔民进行“心战”宣传。沿海军民采取生产与对敌斗争相结合,近海的军事打击和远海的群众性斗争相结合的方针与敌周旋。1965年后,近海区域的航运和渔业生产的安全基本上得到了保证。县武装部提供的《福州军区史》第二篇第三章第六节《护渔护航》第144~147页.

    由于县委坚决贯彻执行中央和省委有关海防对敌斗争的各项指示;由于东山人民坚决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积极投入海防对敌斗争的各项工作中;也由于军民海防力量的不断壮大,这一时期的海防对敌斗争工作,取得一个个胜利,有力地保证了东山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保障了人民群众的安全。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部门,技术支持:东南网
联系电话:87874966 邮箱:zgfjlsw@126.com


福建党史微信号